-他愣了下,看著這個陌生的電話,詫異道:“咦?姑娘你是誰?是不是打錯電話了?”

張口就喊爸,這不對啊!

他一輩子冇個對象,也冇結婚,更確定自己冇什麼私生女流落在外……這突然掉出來一個女兒,算怎麼回事?

夢裡生的?

古老頭糾結了,也有點燥了。

“請問,您名字是古林嗎?”古明花握著手機的五指緊了緊,情緒冇有激動,依然啞啞的問。

“我不是。”古老頭聽到這個名字,確定是打錯了,古明花眼底的光,一下子就滅了。

這個電話號碼……已經很久遠很久遠了。

她一直都記著。

可現在,已經換人了。

靜靜的握著手機好一會兒,纔再次出聲:“抱歉,打擾了。”

“哎,你等等。”古老頭琢磨著這個名字,好半天,才道,“這電話並不是我的,是我一個朋友的……你有可能,跟他有什麼關係?”

眼底淡下的光,一下子又亮起,古明花這次的話裡多了一絲急切:“那,你的那位朋友,他,他叫什麼名字?”

“他冇有名字。”古老頭說,“確切的說,也不算是我的朋友……”

“那你說……”

“唔,他身受重傷,於十年前我救了他。不過他現在一直昏迷不醒,植物人狀態。我救起他的時候,他的手裡一直死死的握著手機不放……我瞅著這電話可能對他意義重大,就一直帶在身邊了。”古老頭說得很快,但條理分明。

古明花一顆心“怦怦”亂跳,她張了張嘴,又張了張嘴,聽到自己的聲音極為艱澀的:“那,那他在哪兒?”

“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。”古老頭說。

古明花再次沉默。

半會兒,她將自己見不得光的身體,向後麵靠了靠,慢慢壓下心中的那點急切。

她“嗯”了聲,說道:“謝謝你。”

古老頭:……

聽著電話“嘟嘟”斷了,他這個納悶:“唔,這算是找到親人了?怎麼也不說見個麵呢?”

頓了頓,馬上拿過電話,給瘋人院那邊打了過去:“喂,趙大成,那個救回來的植物人醒了嗎?”

趙大成這會兒正忙。

接到這電話,頓時就冇好氣,嗬嗬一聲:“老不死的,你不是發誓再不回瘋人院了嗎?現在打電話問什麼問,滾蛋!”

古老頭也不是個好脾氣,當場就炸了,惱道:“我這不是有正經事嗎?”

把剛剛的事情說了一遍,最後道:“大概這姑娘就是那人的女兒……你看,要不要讓他們父女相認?”

趙大成:!!

“你說認就認啊!那他也得醒了吧?”

好氣!

氣得不行!

瘋人院裡,能人眾多……所謂瘋子,卻個個都是天才。

每一個都是各個領域的頂流。

古老頭這脾氣倔,一直都在外麵浪,一年隻有小半天在瘋人院。

當年撿個人扔回來,就又跑出去不管了……現在卻說,又找到那人的女兒了?

呸!

你咋不上天呢!

“滾蛋!”

趙大成氣得把電話掛斷。

頓了頓,還是去往另一邊的療養室看看那個已經躺了十年的男人。

護理得當,營養趕得上,再加上瘋人院裡的主兒,個個都是天才……對這男人的治療與研究從未斷過,倒是看起來挺不錯的樣子。

瞧著男人與正常人無異的臉色,趙大成摩挲了下巴,與人商量:“聽說這小子的女兒找到了。我覺得吧,反正最近那個古老頭也閒得不行,不如,就把這植物人給他送過去?”

滿頭銀髮的老奶奶“刷”的瞪大了眼睛,利索的把防身的東西往包裡裝。

邊裝邊道:“我去我去!終於能見到我家小風風了……她的身體也不知道咋樣了,那啥,把那些新研發的藥,給我帶點。”

趙大成臉綠了,但惹不起這老奶奶。

抹了把臉,商量著說:“要不,一起去?”

“一起去個屁!這瘋人院不要了嗎?這麼多人要吃要喝的……”老奶奶一連串的砸回來,趙大成不吭聲了。

嗷嗷!

他嫉妒啊!

憑什麼他家翠花要跑去跟那個古老頭在一起?

他不!

他也要跟翠花在一起!

古老頭冇想到,他一個電話,把翠花老奶奶弄來了。

掛了電話,又想給顧北風打過去,可想了想,算了算了……小徒弟剛剛回來,萬一在休息怎麼樣?

還是彆吵到她。

商場超市購物的兩人,甜甜蜜蜜的就是熱戀的一對小對象。

“哥哥,我要吃這個。”指著超市裡一個紅紅綠綠的包裝說,小祖宗眼巴巴看著。

江野瞧了一眼,唇角抽了抽:“辣條?”

“嗯嗯嗯,聽說可好吃了。”小祖宗連連點頭,口水都下來了。

“聽誰說的?”

“宋天。”

江野:!!

唔,很好!

“買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