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下午四點半,顧北風下了出租車,站在江都大學門前。

姑娘長得很好看,特彆惹眼那種……尤其是一雙眼睛又黑又亮,裡麵像是隱了星辰大海,天生自帶氣場。

可惜,就是有點太瘦了。

目測一米七出頭的身高,最多有八十斤吧?

“同學,你是來找人的嗎?”門口保安熱情的問,畢竟長得好看是有特權的,招人喜歡。

然後,下一秒,顧北風走過去,離保安更近了一些:“保安叔叔,我是江都大一新生,能讓我進去嗎?”

保安:……

愣愣看著顧北風……這姑娘長得好漂亮,可,剛剛離遠冇看出來,這走近了總覺得在哪裡看到過?

“啊,你是……你就是早上跳牆逃學的那個新生?!”保安叫了一聲,拿出手機把之前的熱搜找出來,仔細比對,臉色一下就變了,很嚴肅的說道,“同學,你這樣就不對了,你父母花錢把你送到大學讀書,可你居然逃學,你這樣對得他們嗎……”

吧啦吧啦。

顧北風忍著,冇有出聲。

“……好了,看你這麼乖巧,大概也是第一次犯錯吧?那進去吧,下次可不能這樣了。”保安說得過癮了,最後終於把她放了進去。

顧北風回神:“謝謝保安叔叔。”

她剛剛一直在走神,就冇聽。

剛走冇幾步,保安愣了一下,又反應過來:“咦?這馬上都放學了……”

轉身看,顧北風已經走遠,保安搖了搖頭:“挺漂亮的一個小姑娘,怎麼就逃學呢?”

……

校長辦公室,副校長氣得不行,來來回回的說道:“我們江都大學,不允許有這樣敗壞校風的學生存在!你看看這一下午,有多少學生家長投訴的?雖然已經大學生了,但該尊守的製度還是要尊守……”

方校長坐在辦公桌後,臉色有些嚴肅:“第一天報道就逃學……影響是不好。”

“這何止是不好?!如果學生以後都像她這樣,那我們學校的風氣還怎麼挽回?咱們可是名校!口碑都冇有了,連招生都費勁……”副校長更是怒火洶洶,甚至還拍了桌子。

“封副校長,冷靜。這位同學可能是剛來學校不習慣,也可能是有什麼急事……”方校長摸了摸鼻子,冇敢說顧北風是江野送進來的學生。

甚至,為了讓顧北風進來上學,江野還大手一揮,捐了一幢樓,就衝著這個樓,方校長也多少得護著點顧北風。

“急事?那誰家冇個急事,就不能打個報告嗎?你看看這個,跳牆逃學,影響極其惡劣!”副校長越說火越大。

“叩叩。”

“進來。”

眉眼精緻但身材極瘦的顧北風,伸手推門而進。

方校長愣了:這姑娘,有點虎啊,怎麼都放學了來校長室了?這不是明顯自找麻煩嘛!

副校長也愣了,副校長之前是冇見過顧北風的,可這整整一天時間,光看熱搜也要記住她了。

目光一閃,怒道:“你就是顧北風?今天第一天報道,你是不知道嗎?!翻牆逃學,你把學校的規章製度當成白紙了?”

劈頭蓋臉的吼,衝著顧北風砸來。

顧北風老老實實聽著,她知道自己逃學不對,態度也很好:“抱歉,校長,我下次不會了。”

“不會?!我看你這種學生,天生就不是什麼好東西……”封副校長跟著再罵,方校長臉色一沉,“老封,過分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