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……我們接到舉報電話,說是這幢樓裡有危險分子出冇,要危害社會,這才趕了過來……不過,樓裡冇有人員傷亡,爆炸也控製在最小範圍內。”

這樣一來,倒是想不明白,有哪個危險分子,會做這樣的事情?

腦子簡直被驢踢過了!

“還有,小風是不是上去了?彆跟我說小風還在超市,她那性子,能一個人去超市,我把腦袋擰下來給你當球踢!還有,我們家那傻小子眼神不好,冇看到,我可看到了……說說吧,小風那速度是怎麼練的?真讓我驚訝。”

秦明遠又說,老狐狸一樣的眼底閃著算計的光芒。

一看就是在動什麼心思。

江野低頭,給自己拿了煙出來,也遞給秦明遠一支,格外淡定的道:“秦叔,你覺得,我能做得了小風的主?”

彆想打他家小風主意!

“哈哈哈!”

秦明遠樂了,“啪”的一聲,把煙點起,笑得更像一隻得逞了的老狐狸,“不試怎麼知道呢?”

“她剛滿十八……”

“成年了!可以了!”

“她還要上學。”

“唔,我可以給她找最好的學校……”總之,隻要能把人給他,秦明遠可以搞定一切事情。

江野:……

並不想談論這個問題。

“江都大學挺好,秦叔,她不會跟你走的。”迂迴不行,那就果斷拒絕,“她身體不好,還要看醫生,而且,也有學業要完成。還有,她的老師古修詣先生也不會同意。她的另一個師父,來頭也比較大……秦叔,她不適合入軍中。”

秦明遠:!!

好氣。

“說來說去,你小子就是不答應唄!那行,那拋卻這些問題,編外人員呢?我需要她出麵幫我帶隊訓練。”

“秦叔叔,你確定,要請小風幫你帶隊訓練?”江野這回可是真的愣了。

請那小祖宗出手,價不價的先不說。

你就不怕十個裡麵給你訓死九個嗎?

“我看中了她的本事。”秦明遠明的不行,乾脆來陰的,嗬嗬道,“就剛剛那身手,我可是看到了……你要是再給我推三阻四不答應我,我就給上麵彙報了!”

如此好苗子,卻要野生野長的,太可惜了。

為國家出力,纔是**啊。

江野頭疼:“秦叔叔,你不會那麼做的。更何況,有我一個還不夠嗎?她還小,彆讓她參與這些事。”

本事越大,責任越大。

如果有可能,他恨不得那小祖宗天天乖乖上學放學,在家招個貓逗個狗,陪陪老爺子,看看電視,逛逛街等……也省得他每日都提心吊膽的擔心她。

“這事你說了不算,我得跟小風親自去說。”

秦明遠算是看明白了。

也懶得再理江野。

看看樓裡的人全部疏散出來,聽了彙報之後,秦明遠邁步往樓裡走:“我上去看看。”

古明花活得好好的,冇有傷到分毫。

顧北風靠在廁所的門邊上,看著裡麵一身黑袍的親姐,臉色有些難看:“明姐,這是爆炸,你為什麼不給我打電話?”

古明花難得笑一下,說道:“你們出去玩,我不能打擾你。”

“可是你差點死了!”

“冇事,那人剛進來我就知道他不是好人……我已經把爆炸控製在最小範圍。隻是,還是炸了你的廚房,抱歉。”古明花一臉歉意,“還有,剛剛的救援人員來過了,我冇有讓他們發現我。小風,你放心,我不會連累你。”

顧北風抿唇。

忽的過去,用力把她抱緊:“明姐,對我來說,你從來不是連累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