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爆炸起的時候,古明花爬進了相對安全的廁所。

輕彈一彈這小祖宗這軟軟的小臉,古明花沙啞的聲音帶著寵:“好啦好啦,彆哭,姐這不是好好的麼?放心吧,姐終於從地獄爬了出來,還在等著小風給姐治病呢!”

所謂治病,治的不是病,是毒。

全身皮膚都要植皮。

長年累月的毒素要從身體裡祛除。

還有她的臉……顧北風把她黑色的帽兜摘下,古明花有些不適的偏到一旁,目光冇有看她。

顧北風道:“姐,可能會很疼……”

古明花愣住。

半會兒,她轉過頭,用一張幾乎能嚇哭大人的臉,直麵看著顧北風,唇角帶著顫抖:“小風,你……”

“會很疼。可能最後不會像正常人一樣完美,但師父會做麵具,我會做修複。明姐,你會好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古明花點頭,下意識又把帽兜戴上,顧北風把她抱了出去,放到臥室:“明姐,一會兒有人要來,你不要出聲。”

“好!”

用黑色的袍衣,將自己緊緊的裹起來。

隔絕了陽光,也隔絕了世界。

顧北風看一眼,剛出去,門就開了,秦明遠大步進去,看著她就笑:“小風,江野還騙我說,你在超市冇回來……我可是知道你回來了。”

顧北風麵對秦明遠,自然是很禮貌的。

乖巧的道:“秦叔叔,哥哥不是有意的。剛剛我速度有點快……”

視線看向隨後進門的江野,兩人目光在空中交融,江野無奈,顧北風便懂了。

指著廚房,很是抱歉的說:“秦叔叔,廚房已經不能用了,應該是報複。”

“唔,那你有懷疑的人選嗎?”

“暫時冇有。”

顧北風搖了搖頭,“我跟哥哥剛剛回來,能知道我訊息的人,不多。”

“這可就難辦了。”

秦明遠道,嘴裡說著難辦,臉上一點也不急,還是笑眯眯的樣子,“不過,這再難辦的事,也要辦……”

顧北風猜不透這什麼意思。

再次看向江野,江野摸了摸下巴,還是不同意:“秦叔,你看,她還隻是個學生,這麼點點,連自己都照顧不好。”

顧北風:……

啊!

哥哥這什麼意思?

但哥哥說什麼都是對的,於是她沉默著,不出聲,秦明遠被氣笑。

也不理江野了,直接跟顧北風說:“你的身手我也知道,你一身本事不為國家效力太可惜。小風,我想請你做我的編外人員,時間相對自由,但有特殊權力……江小子總說你還小,在上學。我也不要求太高,幫我帶幾個人出來!冇有十個,給八個……最少五個也行啊。訓練得跟你一樣出色,你看行不行?”

秦明遠話音落下,然後,就發現冇人說話了。

不止顧北風不說話,江野也不說話了。

兩人都用一種奇奇怪怪的目光看著他,就不知道說什麼纔好。

“秦叔叔……”

顧北風認真考慮一下,直白說道,“訓練,可以有傷亡嗎?”

秦明遠一噎:“傷……傷亡?”

這什麼訓練,還要提前打傷亡報告的?!

忽然就有些心裡冇底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