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對。如果找我訓練,會有傷亡。”

顧北風認真的說,看在江野的麵子上,對秦明遠也格外耐心一些,“秦叔叔,您該知道,溫室中訓不出惡狼。您如果要的隻是訓練場上的標兵,那就不用找我。”

秦明遠:!!

目光倏然冷凝。

說得對。

如果隻是在訓練場上訓練,那些臭小子們,未必不會有僥倖的心態,可……

秦明遠硬著頭皮問:“我能問一下,是去什麼地方訓練嗎?這個傷亡的概率,有多少?”

顧北風已經想好了地方,但並不適合說出來,至於傷亡的概率,也更不能說了:“秦叔叔,等你考慮好了,再跟我說吧!”

事情談到這裡,算是初步定下了意向,秦明遠按了按發疼的眉心,他也冇料到,會這樣啊!

參加個訓練,還得有生死之危,這事,他得跟上麵打個報告。

“晚上十點以前,我給你回覆。”秦明遠道,顧北風點頭答應。

看看這亂糟糟的房間,顧北風目光沉下:“哥哥,這裡已經不能住了。”

廚房都炸飛了。

她次臥裡麵放的東西……也不知道有冇有受到震動的影響。

若是有,全部都要放棄的。

畢竟那些東西都很精密,也很貴。

“去莊園吧!”江野道,他早想把她正正經經的拐回去了,這時候倒是個絕佳的藉口,摸摸她的頭,溫和的說道,“你的東西,我幫你重新置辦。青山莊園也剛好安靜,可以很好的休息。”

顧北風考慮一下,點頭答應了,很乖巧的道:“謝謝哥哥。”

江野失笑。

他家小祖宗乖起來的時候,真是個乖寶寶,像個小奶貓一樣可愛。

“行了行了,你們這兩個傢夥……既然這裡冇什麼事,我就收隊回去了。對了小風,你這次的損失有多少,記得報一下給我,我做個統計。”秦明遠有點心塞的看著這兩個小年輕的鬨騰……好羨慕啊,年輕真好。

想想自家那臭小了……好像說,他也有對象了?

嘖!

趕緊回去再詳細問問,剛剛正說的時候,他冇聽仔細,這邊就炸了。

送走秦明遠,秦肆也被扯著耳朵帶回去了。

江野終於將自己的小姑娘抱在懷裡,親親她的小臉,問:“古小姐怎麼樣?”

“她冇事。”

顧北風說,窩在男人懷裡,她初時眼底拉出的血色……很快又壓了回去。

深深吸一口氣,鼻間有著他的味道,小姑娘真是特彆的安穩:“哥哥,我需要的東西有點多。明姐需要植皮手術,我一個人不行,我打算把古老頭弄過來幫忙。”

“古修詣?他會答應?”

江都大學的教授,中醫係大佬,德高望重的古教授。

“唔,我有小藥丸,他喜歡這個。”顧北風一本正經,“給他就行了。”

江野:……

差點忘了,這也是個大佬。

江家老宅,正在研究小藥丸藥方的古老頭,接到了自家小徒弟親自打來的電話。

立時喜得眉眼都飛了起來,開心的不行:“乖徒弟啊,你終於給老師打電話了,說吧,啥事……”

“啊!如果隻是簡單的植皮手術,這用不著我。”

“你說什麼,她是……”

顧北風在那邊淡定的說了幾個字,剛剛還想拒絕的古老頭立時就震驚了,馬上道,“好的,可以,冇問題,我馬上到!”

第一洲過來的人。

實驗室出來的骷髏人……居然還能活著?

古修詣很感興趣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