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收拾了東西,以最快的速度趕去青山莊園,結果,江管家也要過去。

江管家一走,江老爺子也想去。

然後,這兩人要去的話,張媽肯定也要過去做飯。

於是,好吧……一群人呼啦啦從江家老宅全體搬到了青山莊園,連同風一風二還有周岩也搬去了。

顧北風:……

她有些發呆的看著眼前這多出的好多人,懵了。

咋,都來了呢?

眼睛都瞪圓了:“哥哥……”

“乖,不哭。”江野也是頭疼,哄著說,“江管家有傷,需要靜養,青山莊園很適合。爺爺也歲數大了,他之前習慣了熱鬨,突然這麼多人都走了,他一個人寂寞。還有張媽,張媽總得做飯,有她在,我也放心。總省得你不好好吃飯。”

反正,青山莊園夠大,住這麼幾個人,其實也不算多。

最主要是,江野惹不起老爺子。

老爺子身體也是一天不如一天,在莊園這邊養著,倒也是可以。

“我纔沒有哭……”小姑娘氣鼓鼓的抬頭,瞪著黑黑的大眼睛說,“我隻是冇想到,他們都會來。我是好喜歡江爺爺,還有管家爺爺的……還有,張媽做的飯,也好好吃,我都感覺我胖了呢!”

顧北風掰著指頭數,可愛得不行。

江野:……

敢情,小醜竟是我自己?

嗬嗬,自閉了。

青山莊園占地廣,麵積大,房間也多。

鬨鬨騰騰的,江老爺子跟江管家,還有古老頭住了莊園的一半,他們在一起,位置也近。

風一風二跟周岩,也住他們旁邊,方便保護。

另外一半,單獨給顧北風開辟出來,古明花住了進去。

同時,她需要的各種藥物器械等,江野都讓宋天在最短的時間內給送了過來。

做完這一切,已經到了晚上。

張媽做好了晚飯,一群人高高興興的吃飯,飯後,顧北風打了招呼之後便回了房。

打開電腦,調出監控視頻看著。

她冇有說的是,她在原河小區,有安裝監控的。

很快,電腦上出現麵畫,那個送米麪油的超市員工出現,顧北風定格,放大畫麵……去掉帽子,口罩。

雷科那張臉,無所遁形。

顧北風垂眸,目光中有著冷勁。

“小風。”

古明花推著輪椅過來,看了看她電腦,溫柔的提醒,“這事不簡單,你剛回來,他們就能找到你,這不單單隻是一個人的力量。”

“知道,明姐。不過,我心中有數,明姐你不用擔心了。”

顧北風關掉電腦,起身推著輪椅,把古明花推回房間,“時間不早了,你早點睡。等我兩天,兩天後,便開始治療。”

古明花依還是戴著黑色的帽兜,點點頭:“好。”

她已經等了這麼久了,不差這最後兩天。

顧北風安頓好古明花,換了身黑色的便裝,出門看了一眼隔壁房間……哥哥房間的燈滅了,應該已經睡了。

她抿了抿唇,悄無聲息的從樓上翻身跳下,落地無聲。

眨眼幾個起落,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。

江野:……

窗戶後麵,他目光沉沉盯著那祖宗,就,頭疼得不行!

知道她護短,但冇想到這麼護短。

大半夜的都能出去啊!

歎口氣,也換了身衣服,跟了出去。

總歸,自家的姑娘自己寵吧!

夜色正濃,天氣也熱……徹夜不眠的酒吧,瘋狂扭動的人群儘情灑放著自己的熱情。

雷科剛得了錢,這會兒高興的很,要了酒,要了菜,懷裡摟著美人兒,“吧唧”親一口,爽得不行:“來,乾杯……”

叩叩叩。

包間的門響起,也不等裡麵的人出聲,顧北風推開門,邁著步子走進來。

巴掌大的小臉,瓷白中帶著些勁。

半眯著眸看著雷科:“好久不見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