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怎麼就過分了?老方,我不知道你這個學生是怎麼收的……你看看她的檔案,空白一片!她甚至連小學都冇有畢業,突然讓她上大學,這合適嗎?”封副校長憤怒的把顧北風的檔案拍在桌上。

方校長頭疼得不行:“老封,平常這些事你都不管的,怎麼今天這麼生氣?”

“老方,這些事平常你也不管的。可這個學生,你這麼護她?”

方校長臉上掛不住,這校長當得一點威嚴都冇有了啊!

拍了桌子:“夠了!彆當著學生的麵吵……”

心裡氣得不行:江野親自送來的人,就算不看那一幢樓的麵子,這個學生也得收!

“既然這樣,那就讓這百年名校的名譽毀於一旦吧!”封副校長最後瞪了顧北風一眼,氣沖沖出了校長室。

顧北風就站在屋裡,看著他們兩人吵。

除了封副校長最初罵她不是好東西的那句話,她冷冷的抬了下眼,然後全程都冇說話,很講禮貌的孩子。

“你是……顧同學對吧?”終於趕走了封副校長,方校長馬上換了一副和藹的麵孔,跟顧北風說,“江先生對你的情況說起過,他也確定你能跟得上課程。所以,大一計算機類,七班,你覺得怎麼樣?這樣,現在放學了,你班主任可能還冇走,我叫她過來一下。”

顧北風猶豫一下,想說不用,但考慮到尊師重道,還是點了點頭:“那麻煩校長了。”

唉喲!

這小姑娘真懂事。

怎麼就能……逃學呢?

七班的班主任是箇中年女人,臉色嚴肅,感覺常年都不會笑的那種。

“校長,已經放學了,您找我有事?”

封曼目不斜視的走進來,對站在一旁的顧北風,完全識而不見。

“封老師你來了,來,給你介紹一下……今天早上跟你說過的,你們班的新生,叫顧北風,計算機水平比較高,你們可以先認識一下。”方校長樂嗬嗬說道,又招呼顧北風過來。

“封老師……”顧北風很有禮貌的開口,封曼冷著臉打斷,看也不看顧北風,跟校長說道,“有關這個學生,我早上也表過態了,我們七班不需要。這學期大一生活馬上就要結束,暑假也要開始了,這時候來個新生?校長,你在跟我開玩笑?”

校長一愣,下意識看向顧北風,臉色有點尷尬:“封老師,這事咱早上不是說好的……”

“我冇同意!”封曼整了整衣冠,說道,“抱歉方校長,今天已經週五,我還有一個聚會要參加,就不在這裡耽誤時間了。”

轉身離開,從頭至尾根本就當顧北風不存在。

“封老師,封老師……”方校長連忙喊道,“可以再商量一下啊……”

但封曼根本頭也不回的離開,半點麵子都冇給。

方校長氣笑:“我這校長當的……”

一轉頭,見顧北風依然安安靜靜的等著,乖巧的像是風雪中的小白楊一樣……雖然瘦弱,但自有風骨。

“這位同學,你看這事……要不,咱換個班?”方校長擦著汗,心中要氣死了。

江少難得讓他辦件事,結果還給辦砸。

這怎麼給江少交待?

“都可以。”顧北風冇意見,說道,“有冇有比較偏冷門的專業?我想多修一門。”

逃課的時候,也不會被髮現那種。

“有有有,咱學校設有醫學部,醫學部有分西醫,中醫係。”

“我想去試試……”顧北風道,話音剛落,外麵一個瘦瘦的怪老頭進來,翻著白眼說,“小姑娘,真是好大的口氣!中醫係是你家開的,你想進就進?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