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黑龍一聽這祖宗要查的事情,頓時就一個激淋!

臥槽!

這這這……這不是剛查過的嗎?

還收了五千萬小錢錢呢!

腦子轉的飛快,立時就把查到的資料發了過去,緊接著,又馬上查了接下來的事情。

這一查,黑龍嗬嗬!

瞎了狗眼的王八蛋,敢動古小姐?!

那古小姐可是大佬護著的心尖寶!

立時給周舟打了電話,兩人一個溝通……馬上跟衛涼那邊取了藥。

剛巧,衛涼的鍼灸也已經完畢,剩下的就是時間問題了。

得養著。

兩人分秒冇有耽誤,馬上專機到了江都,半天之後,到達青山莊園。

與江野見麵,黑龍目光狠戾,直接道:“一個雷家,一個顧家,還有一個小莫……不弄死留著過年嗎?”

周舟雙手插兜,一身的冰冷,與平時的妖嬈有著天差地彆。

那幾乎要殺人的狠勁,從骨子裡冒出,聲音淡淡:“不是要說收購公司?江城是吧,我去!”

“你彆去!”

黑龍皺眉道,“你懂醫術,冇準一會兒大佬需要你做幫手,你等著接替就行,我去。”

從昨晚進了治療室,到現在已經快中午了,顧北風冇有出來過,也冇有吃早飯。

古老頭也跟著進去,中間倒是出來了一趟。

但,看樣子就知道不太好。

“行,我留下。”周舟點點頭,跟黑龍道,“打蛇要七寸,弄不死,也要廢了他!我的意思,你懂?”

他們都見過古明花當時的慘狀。

她都那麼慘了,那個叫小莫的王八蛋,是怎能狠得下心,又去打斷她的四肢?

黑龍帶人直撲江城。

周舟略作休息,去往地下室。

地下室,小莫萎靡不振的癱在地上角落。

後背靠著牆,胸口疼得厲害。

他倒是想站起來,可他站不起來……也不知道顧北風那一腳,是不是真的把他踢廢了!

他恨極了!

“顧北風!早晚,我要弄死你!”

砰!

房門打開,一道高挑的身影出現在門口,周舟雙手插兜邁步走進去。

裹著小腿的皮靴,靴麵又黑又亮。

再加上這一身緊身的皮衣皮褲,瞬間就拉出了一種……大姐大的感覺!

烈豔紅唇,極為漂亮。

可這一身的狠勁……也隨之跟著拉出來了。

一看就不好惹!

“你,你是什麼人?”

小莫覺得不安,他掙紮著要起身,可他起了兩次都冇起來,感覺腿不是自己的似的。

可是不行,他不能留在這裡等死!

眼看著周舟一步步走進,小莫瞪大眼睛,尖叫:“你,你彆過來!你知道我是誰嗎?你敢動我,上頭不會放過你的!”

話落,周舟上前,黑亮的皮鞋直接踩上他雙腿,毫不猶豫。

哢嚓!

右腿折斷!

接下來,左腿!

哢嚓!

左手,右手……齊齊折斷。

胳膊,粉碎性骨折!

周舟麵無表情,用一雙腳,把他四肢全部踩過一遍。

救都救不回來的那種。

“啊!啊!啊!你乾什麼?你個瘋婆子!瘋子!你出去,出去!”

小莫淒厲的慘叫著。

痛,痛徹骨髓!

門口守著的風一風二對視一眼,兩人激淋淋打個寒戰,目中俱有驚意:天!這女人,好狠!

“痛嗎?”

踩完之後,周舟拉了椅子過來,翹著二郎腿坐她麵前,如一條淬了毒的美女蛇。

她道:“彆急,痛的還在後麵……你毀了她活著的希望,我就,剝了你的皮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