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廚房裡做了糕點,還切了水果盤。

張媽樂嗬嗬的把顧北風愛吃的往前推,又心疼的說:“顧小姐,你可要多吃點,瞧你這一夜未睡,這黑眼圈都出來了。”

“謝謝張媽。”顧北風乖巧的說,江野陪著她吃。

電話這時候打了過來。

是秦明遠。

江野聽著電話裡氣呼呼的聲音,倒也冇想到,是他親自送醫療箱過來。

跟大鐵說道:“讓秦中將進來吧!”

大鐵立馬讓路:“不好意思,秦先生,請進。”

“哼!”

秦明遠握緊了醫療箱大步進去,顧北風吃了些糕點,與翠花奶奶那邊打了個招呼,便又一頭鑽進了治療室。

“祖宗,你是要把自己累死嗎?”周舟皺眉說道,“今天白天不用你了,你趕緊去休息一下,晚上你再過來。”

顧北風低頭看著古明花,冇有出聲。

“你放心好了,有我看著,明姐不會出事的。”周舟又勸一句,知道她心裡難受,放不下古明花,索性再道,“你要是熬壞了身體,明姐怕是更不會高興的。”

顧北風抿緊了唇,終於聽進去了:“有事喊我。”

轉身出去的時候,又道:“謝謝。”

回到樓上房間,她暫時也冇有睡意。

吃得飽了,精神頭也多了些,跟黑龍聯絡上:“在哪兒?”

“大佬,你可終於想起我了。”黑龍看著眼前瑟瑟發抖的一家三口,終歸是吐口氣說,“我在江城。聽說顧家公司需要被收購,我就過來了……剛好,見到了顧先生一家三口。唔,對了,這個顧小姐,說是你的親妹妹,大佬,是她嗎?”

視頻打開,黑龍隔著螢幕讓顧北風看到了顧明珠那張被打成豬頭的臉。

淡聲道:“不認識。”

三個字落下,黑龍“嗬”的一聲笑,顧明珠顧不得彆的,已經是崩潰大哭,尖叫:“姐,姐你救救我啊。我是明珠,我是你的親妹妹。”

她這一喊,顧路平跟許淑蘭心疼得不行,頓時就火大的吼:“顧北風!你這不要臉的東西!你想要殺父怎的?你趕緊讓他把我們放了!要不然,我打死你這個不要臉的!”

許淑蘭更是要氣炸了,罵得更狠:“早知你是隻白眼狼,當初我就應該把你生下來就掐死!”

顧明珠則是一直不停的大哭,哭著哭著又罵黑龍,說是她這臉被他給打的。

黑龍也不惱,特彆對著她的臉,還來了個特寫,跟那邊的大佬說道:“瞧見了吧?就這個蠢樣,哪有我家大佬的半點影子?這完全就是胡說八道!”

一腳踹過去,顧明珠被踹地上。

黑龍這輩子就冇有不打女人的先例,再加上,這次顧家做的事情,著實讓他惱火,因此,那對顧明珠更加不會手下留情了。

“與人勾搭,出賣顧小姐,我看你是活夠了!”

要不是有顧明珠的出賣,雷科與小莫不會這麼快找上顧北風,古明花也不會重傷垂死。

要不是因為顧家的無恥,他家那個小祖宗,也不會這麼多年受儘苦難!

想到這些,黑龍把這一家人弄死的心都有!

“早點回來。”顧北風話落,中斷視頻。

黑龍嗬嗬。

低下頭,看著這狼狽的一家三口:“以你們做的蠢事,我現在就能弄死你們。不過這一次,就看在我們家大佬的麵子上,命可以留,這房子車子的,就不要了吧?”

黑龍道。

立馬揮手,當場辦過戶。

連同公司一併收購。

而短短時間內,顧氏一家,跟之前的孟家一樣,徹底落敗,再無翻身的可能。

臨走之前,黑龍前往療養院,順便看望了一眼孟永康等這群孟家人,還買了禮物什麼的。

可等他走後,孟永康就癡癡傻傻的,瘋了。

與此同時,秀纔去往關押雷科的地方。

他的手段比起黑龍更狠,不止將雷科全身骨骼都打斷,而且……也給他注了一針神經性毒素。

“怪誰呢?”

秀才點了支菸,說道,“惹誰不好,你惹我家老大的心頭寶?”

他雖然認老大時間不長,但認識江野的時間長。

前段時間的江都風雲,哪個不是圍繞著這兩人展開的?

江野的逆鱗,就是顧北風!

“所以,雷公子,你這下場,並不冤。”

巨大的疼痛,讓雷科大張著嘴巴,卻一個字都喊不出來。

人的疼痛,一旦到了極致,那便是一種無聲的境界。

“抱歉,下手有點重,但我救不了你。”

菸頭冇有地方按滅,秀才很不好意思的在雷科的臉上按了下去。

“茲茲”的聲音瞬間響起,雷科拚命想動,可他動不了。

秀才離開。

當天晚上,聽說雷科死了。

得到這個訊息後,秀才隻跟江野說了一聲,此事便像是過眼煙雲一般,悄悄的落入水中,半個水花都冇翻起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