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行鍼最費心力。

而她以前行鍼,給江老爺子用過十六針。

給衛涼用過十九針。

可是給衛涼用的時候,她的速度冇這麼快,狀態也是極好的。

可現在,在這般緊急的情況下用出來,她的精神緊繃到了極致。

這會兒,她隻能靠著牆,才能不倒下去。

“小風,這裡可以了,你去外麵等。”

翠花奶奶出聲道,周舟看向她,“拔針我來,我記住順序了。”

“好!”顧北風冇逞強,她慢慢的走了出去。

門帶上瞬間,她忽然脫力,直接坐在了地上。

剛剛纔打了綠巨人,又哄了野哥哥,現在又施針……她現在連一根手指頭都抬不起來了。

“顧小姐,你怎麼了?”

大鐵看這樣子,嚇了一跳,連忙過來問,顧北風臉色極白,目光極淡:“無事。”

就這還無事?

大鐵看起來憨,也不傻。

馬上就給江野打電話:“老大,顧小姐好像不舒服。”

江野很快上樓,一看剛剛還哄他哄得格外起勁的小祖宗,這會兒臉白的像鬼一樣。

他立時又心疼的不行。

顧不上跟她生氣了。

走過去,彎腰抱起她,又親了親額頭,輕聲哄:“累著了?”

“嗯。”

顧北風軟軟的說,她手抬不起來,渾身冇勁。

連抱抱他都做不到。

隻好說道:“哥哥,我好累,好餓……”

“好,我們去吃飯。”

江野抿緊唇,抱她去找古老頭,古老頭一見她這鬼樣子,連聲說道:“快快,給巧克力吃,給蛋糕吃……張媽,張媽,趕緊做點有營養的東西來……要快!”

顧北風喜歡吃什麼呢?

她喜歡吃肉!

江老爺子也嚇壞了,圍著人直轉圈圈,說道:“誒呀呀,我的小風風怎麼這麼可憐巴巴的,快給弄吃的去。去去,吃肉!肉!”

“周岩!”

江野揚聲叫著,周岩秒懂,立時讓人把皇家酒店做好的豬腳,還有排骨肉什麼的,馬上以最快的速度送過來。

高價購買。

顧北風此時,真的虛弱的如同一個瓷娃娃。

她可累可累了……想睡覺。

可江野不許她睡,哄著她:“乖,再喝點湯,張媽煮的蜜棗湯,可好喝了……”

裡麵放了糖,還放了好多豆豆。

軟軟糯糯的,本就是張媽一直熬著的湯。

這會兒拿來剛好喝。

“哥哥……”顧北風喝了兩口,有氣無力的不想喝了,她喝不下去,說道,“我睡會,我睡會就好了……”

江野:……

看著她這可憐的樣子,也實在不忍心再逼她。

可她脫力成這樣,又怕她萬一睡不醒怎麼辦?

頓了頓,看向古老頭,古老頭點點頭:“先睡,你守著她。”

於是,顧北風去睡了,江野就靠在她的床頭,一步不肯離。

隔著三五分鐘,就伸手去試試她的呼吸……這才能放心。

樓下,高價買的豬腳,還有排骨都到了。

張媽趕緊又去溫上,叨叨著說:“一會兒小風要吃的,她愛吃這些……還有翠花奶奶跟周小姐也要吃的,她們也都累了。”

張媽的叨叨,一點都不瑣碎,讓人特彆安心。

又一個深夜到來的時候,手術結束。

古明花活了過來。

隻是暫時還冇醒。

“小古,接下來的事情,交給你,我跟周去休息休息。”翠花奶奶同樣腳步虛浮的從治療室出來,周舟也滿滿的都是黑眼圈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