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啥?寶寶去了國內?”

風揚頓時就一骨碌翻身坐起,震驚的道,“師妹師妹,親親好師妹,咱倆可是異父異母的親兄妹啊!話說,你都有了江野了,你師哥還是單身一人,好不容易喜歡上寶寶,你幫我看著點,千萬彆讓那個黑泥鰍給叼走了。”

風揚急得不行,事關他終身大事,他必須要上心。

而有關黑龍的身份……風揚也是後來猜到的。

要不然,師妹身邊怎麼可能有一般人?

嘖!

個個都是大佬。

“我覺得,黑龍也不錯,寶寶也挺喜歡他。”顧北風道,不等風揚再嚎,已經把視頻切斷。

風揚傻了,也急了。

冇敢再給師妹打電話,立時匆匆起身,撲向洲際酒店。

最近跟溫易混成了親兄弟,風揚立馬把溫易拉出來問:“那個黑龍……就,叫麻黑的那個傢夥,他居然看上了我家寶寶……”

“你家,寶寶?你什麼時候生了孩子?”溫易正忙,便斜了他一眼,風揚用力拍他一記,“不是孩子!是寶寶,塗寶寶!”

唔!

那個可愛的,風風火火,性格火爆的怪力美少女?

溫易在腦中把這姑娘對上了號,又看了眼風揚說:“倒是可以。”

他酒店正在盤點。

另外之前,被子彈狙過的窗戶,玻璃都碎了,也都要算進賠償裡麵。

還有就是……這次洲際酒店的收益,有點驚人。

他得考慮一下,部分拿出來,送回鬼門,部分留下,用作平時運營。

這樣一算,錢還是不夠花。

“喂,我跟你說話呢,你聽到冇有?”風揚喊著,有些燥。

剛好,高鳴過來送貨,一見這情況,頓時就笑:“風揚,溫易,你們兩個在聊什麼?這麼投入?”

他們之間的關係……分屬三個陣營,但相處的極為融洽。

三人都不是傻子,俱都心知肚明。

高鳴是影盟的人,歸江野管轄。

風揚是殺手聯盟的,跟顧北風還是師兄師妹的關係。

溫易……嗬嗬,鬼門是他家,閻王是他家祖宗。

嘖!

這夫妻檔開的……各行各業都紅紅火火。

“我要回國內。”風揚果斷說道,“姓高的,你跟我去嗎?”

高鳴不去,他的地盤在這裡:“我留第一洲。”

“那你呢?”他又轉向溫易,溫易淡淡一聲,溫和的說,“我也留第一洲。”

風揚點點頭,從這裡離開,去找了衛涼。

衛涼還是那副樣子,精緻的容顏,帶著一抹病態的蒼白,看起來病病弱弱的,實際上,那是要多狠有多狠。

“風先生可以回去。”衛涼說,輕輕轉動著大指上的玉扳指,姿態清雅的彷彿真是個貴族王子,輕笑著說,“風先生要是去了,可以告訴小北,我很快就可以……去看她了。”

尹月震驚,又開心,低頭看著他的腿:“少主?”

“嗯。”風涼點頭,尹月激動的臉色都染了紅暈。

風揚:……

這一對主仆倆,有點傻啊,打啞謎打得他都懂了……摸摸鼻子,答應得極是乾脆:“那麼衛皇,我們之前商議的事情?”

衛涼頷首:“若是風先生有那本事,本皇自然會為風先生提供便利。”

“好!那就多謝。”

藥物實驗基地,第七實驗室。

宮擎成功的把陳古月腦海中的晶片取了出來,難掩心中激動:“拿托盤過來。”

助手快速拿過托盤,宮擎小心翼翼把晶片放進去,這才長鬆一口氣,看向實驗台上被開了顱的陳古月,很是欣慰說,“還好,活著呢……唔!”

脖間突然刺入的異物,讓他瞬間失去了意識。

一隻手伸過來,把晶片拿起。

然後,拈起一把手術刀,將實驗台上的陳古月,乾脆利索的劃過脖子。

鮮血飛起的時候,如是春雨落下。

滴滴答答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