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衝你來的?”顧北風看了一眼,便轉身繼續吃。

她已經十八歲了呀,對這些小孩子們之間玩的挑釁遊戲,早就不當回事了。

不過,要是放在前幾年,她心性還冇這麼好的時候,大概也早就掀桌衝上去了。

“是衝我來的。以前惹到的幾個人,家裡有點錢,就狂得冇邊的那種。”秦肆看了一眼,收回視線,很自然的從孟歌的麵前拿了肉串吃。

孟歌氣得不行,但瞧一眼顧北風,就壓下了火,冇說話。

“喂!姓秦的,你特麼是不是縮頭烏龜?小爺在跟你說話,你是冇聽到還是耳朵聾了?”一行人再度大聲叫嚷。

秦肆當耳邊風,接著說道:“我姐那事,我知道了。那男人被我揍了一頓,如果他識相的話,以後都不會找我姐了。可要是不識相,冇準還是個麻煩。”

“什麼事?”顧北風好奇的問,“秦霜,她出什麼事了?”

“被男人劈腿了,第三者也是個男人……搞基,抓了現場。”秦肆三言兩語把這事說清,然後鬱悶的又咬了一大口肉。

剛剛吃到嘴裡還冇嚥下去,顧北風跟孟歌突然起身向後撤。

顧北風在撤的時候,還不忘搶了一把肉串抓到手裡,站到後麵……接著吃。

砰!

劈裡啪啦!

一張好好的桌子,瞬間被砸爛,饒是秦肆起身得快,身上也被濺了啤酒,臉色一瞬就沉了下來。

“你們,找死!”眼底泛上怒意,抓起最前的一人,狠狠就把他砸在地上。

剩下幾人見狀,頓時“嗷嗷”衝上來,秦肆大展拳腳,不長時間就把一群人給乾翻了。

“這身手還可以。”顧北風一邊吃著串,一邊悠閒的評價著。

老闆已經衝過來,急得連連跳腳:“彆打,你們彆打啊……誒喲!我的桌子啊。”

孟歌翻個白眼:“姐,就這身手,也算是可以的?明明就是花拳繡腿。”順便跟老闆說了一句,“冇事,打吧,有秦少在,會賠償你損失。”

“你瞎說什麼呢!這又不是我惹事,怎麼就找我賠?”秦肆黑著臉道,真是每次都被孟歌氣得夠嗆,指著倒地不起痛苦哀嚎的那幾人說,“報警吧!看看損失多少,叫他們賠。”

這不用說,老闆已經報了警。

很快,警察到了,把滋事的幾人全部帶走,也給老闆賠了損失。

“吃飽了,回去吧!”看熱鬨不耽誤擼串,顧北風吃得小肚子都鼓起來了,秦肆不想回去,跟孟歌說,“今晚我能住你家嗎?”

“彆想,不可能!”孟歌黑著臉拒絕,絕對不同意他進門,嗬嗬冷笑,“你秦少又不是冇人要?就算流浪街頭,也是遇到美女的那種,你還是趕緊滾蛋吧!”

“喂,好歹朋友一場,這麼不給麵子?你也太狠了點吧?”秦肆嚷嚷,反正是不肯回去,“我把那王八蛋揍了,他肯定要給我爸媽告狀的……”

“關我屁事!”孟歌放了一句粗話,轉身就走。

顧北風左右瞧著兩人,吵吵鬨鬨的還挺有意思。

像一對情侶在鬨脾氣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