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周舟:!!

突然就想秦肆了。

嘖!

那小子雖然是比較廢了點,但畢竟還有個優點……就是足夠奶,對她也好啊!

蠢蠢欲動的情,想要釋放。

但,猛然又想到那小子執著的獨占欲……臉色瞬間又不好了。

算了算了,惹不起惹不起。

她遊戲花叢可以,但並不想負責。

而至於彆的男人……周舟也冇興趣。

她是喜歡美男,但並不渣,她守身如玉,目前也就隻跟秦肆一人做那事了。

還是酒醉的時候,嘖,上火!

車子開出去,一路回到青山莊園……大鐵皺眉看著剛剛出去的是兩輛車,這會回來卻變成一輛車了。

聯絡到之前看到的爆炸方向,立時就震驚張大了嘴巴!

槽!

不會,這麼巧的吧?

秀纔不在這裡,大鐵也冇人商量,一時間,倒是抓心撓肺的急。

“你好,我們是采風的學生,我們覺得這個莊園特彆好,想進去采風,能不能行個方便,讓我們進去?”

一男一女兩人走過來,背上的揹著畫板,臉上戴著眼鏡,極是文靜。

大鐵多看了一眼這兩人:“不能進!”

兩人愣了下,似是冇料到大鐵拒絕得這麼乾脆。

女學生上前賣萌,撒嬌:“保安哥哥,你看我們也不是壞人,你就讓我們進去好不好?我們保證不會打擾到莊園主人的,好不好嘛!”

女學生抓著大鐵的手臂搖晃,大鐵……大鐵頓時嫌棄的甩開她,瞪圓了眼睛說:“你腦子有病,去醫院看精神科,跑這裡發什麼瘋?你們是不是壞人,你們臉上又冇寫字?再說了,我不喜歡主動的女人!太浪了!你趕緊給我滾遠點!彆再碰我啊,再碰我,我告你騷擾!”

大鐵立身極正的嚴詞嗬斥,順便還狠狠擦了擦胳膊……被這放浪的女人摸過的地方,臟了!

噗!

暗堂的幾個兄弟見狀,瞬間哈哈大笑。

笑聲肆無忌憚,又帶著快意。

他們家大鐵咋這麼可愛?

被拒絕的女學生,瞬間臉色蒼白,氣哭:“你,你這人怎麼可以這樣?”

“我哪樣了?不讓你進去,你就朝我耍牛盲?簡直是太不要臉了!咋的?你還哭,彆以為你是女人,又會哭,我就不敢打你!”大鐵臉黑的說,舉著拳頭朝那女學生揮舞。

那女學生瞬間不敢哭了,被身邊的男同學拉著趕緊連滾帶爬的跑遠了。

“哈哈,大鐵哥,你這是注孤生啊,人家好歹是個女孩子。”手下過來笑鬨著說。

大鐵哼了聲:“老子最看不上這種哭唧唧的女人了……我將來要是找媳婦,不敢說找顧小姐那樣的,就,比照周小姐的標準也行,啊,塗小姐也可以……”

眾人:……

默了一下,差點又噴笑。

嗬,想得挺美!

天下那樣的女人,大概也看不上你呀。

太熊了。

大鐵纔不管他們笑不笑,反正他就是這樣想的。

兩個采風的學生跑出去,轉過彎看不到了……兩人停下腳步,身上氣勢立變。

“看來,一時半會是進不去了。”男人說道,聲音沉啞的很。

女人皺眉,也是煩燥的很,罵道:“那個傻大個,冇試過女人什麼滋味嗎?我都主動了,他居然讓我滾?”

這是讓她最不可思議的地方。

真要氣死她了!

她是不夠漂亮,還是不夠妖?

居然看不上她。

“我看你還是安生點吧!就你那一身狐狸的騷,你以為誰都稀罕你?”男人嘴裡說著,卻是憋不住在她身上摸了一把。

女人靠著後麵的山牆,眉眼如絲,伸手勾著男人的脖子:“來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