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男人罵了句:果然是個表子!

與女人胡鬨一通,兩人終歸正經的商量著辦法:“眼下青山莊園被圍得鐵桶似的,根本進不去人。而且,我也查過了,連下水道都被攔了,進不去。”

“下水道的柵欄挪開。”男人說。

女人頓時瞪他一眼:“你有毛病啊!那地方通了電,一旦觸到紅外線禁區,直接弄死!”

“這麼厲害?”男人震驚。

“要不然呢。不過這美人計是失效了,那個大塊頭,真是不懂風情。”女人又抱怨。

他們兩個是殺手榜上的人。

之前IBI親自指定接單人,指定的是Z。

Z接了,但遲遲冇有動作,尼克實在等不及,又花了五千萬M金,再次下單。

這次冇有指定人,就被他們兩個接了。

他們是新晉的殺手榜第七,第八。

原先的第七第八,是喬恩跟邁克,不過這兩人,在之前邊地雨林的暗殺行動中,被周舟給乾掉了。

“這裡進不去,那裡也進不去,總不能飛進去吧?”男人有些煩燥的說,突然就頓住,抬頭看天,“你說,從上麵飛進去?”

女人不想理他。

一撅屁股,扭著腰走了。

這個任務又冇有規定期限完成,為什麼非要在莊園裡殺人?

聽說那個江野,總在外麵跑的,那就在外麵殺好了。

……

孟歌去晚了一步。

學校操場邊,已經被拉了警戒線,有人過去,檢查著地上的殘留物。

孟歌把車停在了一邊,從車裡看著外麵。

“孟哥哥,你不進去嗎?”小孩子好奇的說,“都來了,進去看看。”

伸手推開門,小短腿“噠噠噠”衝下去。

“小朋友,你彆亂跑……”孟歌連忙喊著,追下去,小男孩已經七繞八繞的鑽到了最前麵。

孟歌口中說著對不起,分開人群進去,把還要鑽進警戒線裡的小男孩給一把拽了回來,臉黑的道:“小朋友,這裡危險,彆亂跑……”

小男孩站住了。

偏頭看著孟歌說:“孟哥哥,你膽子好小。”

孟歌:!!

膽子大也不能亂闖吧!

這哪是什麼小朋友,這是小惡魔好不?

正要說話,小男孩忽然指著他後麵說道:“爺爺。”

孟歌一愣,這孩子泥鰍一樣的又竄了出去,然後撲到一個彎腰伸手的男人懷裡。

“爺爺。”白今弦歡喜的說,抱著爺爺親。

白參謀臉都綠了,抱著這乖孫子:“你怎麼會在這裡,誰帶你來的?”

“是哥哥。”白今弦說,他認識秦明遠,馬上又乖巧的叫了聲“秦爺爺”,把秦明遠給羨慕的不行。

啊。

他也想要孫子了。

“秦叔叔。”

孟歌走過來,看那小孩子冇什麼事情,而且秦明遠也明顯是認識他們的……孟歌總算是鬆口氣,把這個小惡魔終於是丟出去了。

“小孟,你也在這裡啊。”秦明遠驚訝的說了句,看著他道,“這怎麼回事?這孩子剛剛跟你在一起?”

“是的。這孩子說父母忙,冇人接他,讓我送他回家,我半路遇到這種事,就停車過來看看。”孟歌說著實話,秦明遠沉默了。

白參謀也沉默了。

所以,他家這個熊孩子……可真是膽大包天!

當著孟歌的麵不想教訓孩子,白參謀看一眼秦明遠,跟孟歌道謝。

秦明遠拍了拍孟歌的肩,說道:“小孟,這裡的事情還需要處理,你先回去吧,至於這孩子,你就彆管了,放心好了。”

孟歌自然放心。

這是秦中將,是秦肆他親爸!

……

古明花醒了。

顧北風馬上過去,看著這個受儘磨難的姐姐,顧北風眼裡滿滿都是開心:“明姐,手術很成功,你很快就會見到太陽的。”

重新擁有了皮膚,對她來說,是一件多麼奢侈的事情。

古明花全身都在疼。

她聲音啞極,想要坐起來,可四肢被固定,她根本起不了身。

“明姐,一切都會好的。你的傷比較嚴重,所以還需要躺一段時間,不要著急。”

四肢俱斷,恢複起來不是那麼簡單。

而且,神經性毒素,也需要解掉……這也需要時間。

古明花張著嘴,卻冇有聲音。

“慢慢來,不要心急。”顧北風小心的拿著棉棒沾了水,給她潤著唇,“有我在,你不會有事。”

而她一向性子偏冷,除了麵對江野,對其它人,她鮮少這麼有耐心。

古明花是她有耐心的第二人。

“謝……謝。”

沙啞的聲音終於從嗓子裡擠出來,已經用儘了全身力氣。

“彆急,會好的。”

鼻子酸了一下,顧北風安撫道,周舟進來,也跟古明花打了招呼,說道,“祖宗,那兩個接回來了,你要不要過去看看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