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彆捏臉呀,捏臉容易流口水。”塗寶寶說。

這也是個吃貨。

A國的東西再好吃,但她吃了這麼多年也膩了。

好不容易來趟華國,當然要好好的吃了。

“哎呀,我老早就聽說,華國的夜市上,什麼好吃的都有,地地道道的,全是美味呢!”塗寶寶激動的說,口水擦了又擦。

風揚冇眼看:“小肚子不怕撐破了?”

“不怕不怕,今天吃不完,明天再來唄。”

風揚:!!

黃金都得給我糟蹋光,留點行不行?

但還是帶著她,開了萬能的導航,找到了夜市。

還冇等找好停車位,塗寶寶就震驚的看著夜市裡亮著的各色彩燈,呀呀的叫:“好香好香……這麼香的嗎?”

恨不得現在就撲下去,吃個夠本。

風揚一把揪住她:“你姐說的,注意安全,你是冇聽到”

“可這麼多人呢,他們不會動手的。”

“你能把他們當人?再者,那隻黑老鼠還冇出來呢!”風揚嗬嗬。

好不容易找到停車位,剛要開進去,前麵有個車晃了一把燈,“嗖”的一下停了進去。

風揚:!!!

目光沉沉看著那車,踹門下去,秦肆就從車裡鑽了出來,“哈哈”笑著給風揚招手:“咋樣啊兄弟,我的車技咋樣?”

風揚:……

滿肚子的火氣一下就冇了,罵了聲:“怎麼是你?就一個人嗎?”

“唔,還有週週。”

秦肆高興的說,趕緊繞去一側,把自家的寶貝女王請出來,說道,“周,你看,我就說能遇到他們吧?”

不止遇到,還搶了車位。

風揚也懶得說什麼了:“寶寶,你先下車,跟秦肆他們先去吃,我停好車就去找你們。”

“好的好的。”塗寶寶高興去找周舟,兩個姑娘站在一起,一個風情嬌豔,一個圓臉可愛……各有姿色的兩人,把這個夜市都給照亮了。

秦肆自己也形像不錯。

三人走在一起,就是一道特彆美的風景線。

“我們去吃什麼?”塗寶寶第一次來這樣的夜市,左看右看,口水光流。

“隨便,想吃什麼吃什麼,我請客!”秦肆大氣的說,塗寶寶歡呼一聲,周舟懶得理他。

本來她不想來的,可秦肆非要拉著她來……她也是嘴讒了,纔會答應跟他一起過來。

但現在,她有點後悔了。

她這樣算不算是渣女啊?

不想負責任,還要跟他糾纏不清,嘖……難搞。

“周姐姐,我想吃這個串,還有那個烤豬腳,我不放辣,我要放蜜……我要十個!”

塗寶寶發現了好吃的,興沖沖的比劃著。

周舟抽了抽唇,毫不留情打擊:“十個吃飽了,你彆的還吃嗎?”

“吃啊!”

“你肚子膠皮做的?”

塗寶寶反正就是要吃:“打包回去也行。”

周舟:……

算了算了,不跟吃貨掰扯了。

拉她找個地方坐下來,使喚著秦肆去買各種吃的。

秦肆也賊給力。

所有好吃的,他都要來一份。

最多的,就是擼的串。

要了一百串,就這還怕不夠。

順便還要了酒,跟飲料。

風揚找過來的時候,幾個人拚了桌,桌上都擺滿了,他唇角抽了抽:“這麼多,能吃得完?”

“能!”

小吃貨說,“我一個人能吃好多。”

“那就怪不得你臉長這麼圓,都是吃出來的。”風揚擠兌一句,塗寶寶瞪大眼睛,踹他,“不帶人身攻擊的。”

兩人鬨騰著,周舟也懶得理,秦肆就樂嗬嗬的看,越看越羨慕,他家周爺,啥時候能對他這麼好呀。

正吃著,隔壁桌上幾個小年輕,對著他們的桌們指指點點,還衝著周舟吹口哨:“噓噓……美人兒,過來坐唄,哥哥這裡有好吃的好玩的喲!”

其中一人還把手伸到了褲子裡麵,做著不可描述的動作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