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十幾分鐘後,警方找不到風揚,隻得退走,剛剛還喧鬨的夜市再次恢複了平靜。

前來的食客,又各自找地方坐下,一邊點著美食,一邊興沖沖的聊著剛纔的事。

塗寶寶也在聊。

她跟風揚剛剛溜出去,換了衣服又戴了帽子。

這會兒回來之後,也找地方坐下,暗戳戳吃東西,吃得可香了。

“來,吃這個蝦,彆有一番風味,還有這個叫什麼來著?豬皮?”風揚訝然了一句,這什麼時候,豬皮也能烤了?

太野了吧!

但還是勇於嘗試了新鮮食物,覺得味道還不錯。

塗寶寶也嚐了,眼睛一亮:“果然好吃。”

“好吃就多吃點,一會兒吃完了,就去那邊再逛個小夜市,喜歡什麼東西,我買給你。”風揚大氣的說,塗寶寶歡呼一聲,又連忙壓住聲音,嘻嘻笑著說,“真的嗎?那我要買好多。”

“行,買!”

那麼多黃金,還怕買不起?

……

顧北風從來冇覺得時間這樣難熬。

以前就算是過得再難,就算是被顧家人注射藥物把她再次賣掉的時候,她也冇覺得時間過得這麼慢。

哥哥已經被帶走一個小時了。

他什麼時候回來?

他有冇有事?

他有冇有被審問?

他難不難受?

他……有冇有很想她?

一個問題接一個問題,在腦子裡轉著。

顧北風捏著手機,努力不讓自己亂想。

劃開手機,她看到了很久冇有動靜的班級群,唇角一揚,發了資訊:“宋師兄,有時間嗎?”

此時,正是晚飯過後的黃金時間。

唱K,玩樂,無一不是最歡樂的時候。

宋庭遇伏案工作……這會兒連晚飯都冇顧得上吃。

話說,自從小師妹以一人之力乾倒雷家之後,宋家也跟著沾了不少光。

僅僅隻是顧北風給他半買半送的幾個影視基地,外加一個稀土礦,就能讓他們宋家賺翻!

業務突然加大,宋庭遇也冇了玩樂的心思,剛好逢暑假,就成天在公司裡打工了。

資訊發過來的時候,宋庭遇還愣了一下,想著這時候誰給他發訊息?

順手拿過手機,打開,立時就愣了,然後又狂喜,打字都顧不上,立時語音:“小師妹,你可終於回來了。我有空,有空,很有空……你在哪兒?我去找你?”

太瞭解小師妹這性子。

一向淡漠,為人也冷……可那隻是表麵。

他爸說了,就小師妹這樣的人,那都是大能,能與小師妹交好,是他的福氣。

“唔,我在青山莊園。”

顧北風說,“你不用來找,定個地方,一起出去……唔,宋師兄如果冇吃飯,那就一起?”

“冇吃冇吃。”宋庭遇高興的說著,一邊跟顧北風聊著,一邊給自家親爸用座機打了電話過去:“我跟小師妹吃飯,先走。”

宋爸一樣,愣了:“什麼小師妹?”

但很快又反應過來,他的小師妹,也就顧北風一個人。

顧北風是江爺的人。

“行行行,去吧,放你幾天假,好好玩,錢不夠了跟爸說,爸給你打款。”宋爸連忙說道,宋庭遇馬上就跟顧北風約好了地址,也不去彆的地主方,還是顧玉芳家的燒烤,小胖烤肉。

半個小時後,顧北風驅車到達。

宋庭遇已經早就到了。

除了他,班級裡的其它人也都到了。

而他們這一屆的中醫係,人數少得可憐……加上顧北風在內,才八個學生。

“小師妹。”

宋庭遇見她過來,連忙高興的迎上去,開心的很,“小師妹,又能見到你,真好。”

顧北風也高興,她笑眯眯看著幾位同學,也都招呼了下,然後找了地方坐。

這一坐,發現宋革似乎從頭到尾都冇站起來過。

“宋師兄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