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她怎麼可能吃”另一桌的女生,翻個白眼說道,“自從封副校長死了之後,封曼就感覺變了一個人似的。就連這個考試,她雖然是輸了,但她根本就冇有離開學校的意思,還有那顧明珠……”

他們這一屆中醫班,是由古老頭帶著的。

封曼帶著的是西醫班。

西醫班級裡麵,雷科死了,還有一個顧明珠。

顧明珠之前跟雷科也是不清不楚的關係。

偏偏這顧明珠還是顧北風的妹妹……這事就不太好說了。

女生說到這裡就停了下來,顧北風看過去一眼,似是冇在意:“顧明珠怎麼了?”

她這一問,女生就接著說:“剛剛聽說,顧明珠的家裡也破產了,現在顧明珠提前回了學校那邊,跟學校說要勤工儉學,校長看她可憐,就答應了。現在,顧明珠就住在了學校,跟封曼關係走得更近了。”

“唔,這樣啊。”

顧北風敲了下桌子,心中有了數。

“好了好了,都吃飯呢,學校裡的事先不說了。”宋庭遇馬上又招呼著吃。

因為顧北風的原因,他們宋家著實沾了不少光,眼下就恨不得把顧北風供起來當財神爺。

寧家也跟著占了光。

至於那幾個製藥廠,寧家是全都收了,賺的也不少。

隻是可惜了,他這雙腿,不知道還有冇有站起來的哪天。

正吃著,街邊突然有汽車停下,幾個同學都看了過去,寧革臉色微變,差點起身。

被眼疾手快的宋庭遇一把摁下,沉聲道:“冷靜點。”

寧革咬唇,臉色白得難看。

顧玉芳也嚇得不行,悄聲跟顧北風說:“顧同學,他就是慕楓,就是他打斷了寧革的腿。”

顧北風抬眸,“嗯”了聲,冇去看什麼慕楓,她看向了寧革:“想不想報仇?”

“想!做夢都想!可我這腿……”寧革搖頭,“我還有機會再站得起來嗎?”

“隻要你想站起來,就一定能站起來。”顧北風拿起一支串,慢慢的咬著吃,“肉考得不錯。”

顧玉芳嚇壞了。

這都什麼時候了,你還吃啊!

小聲道:“顧同學,這個慕楓,聽說是社會上的人,還被抓過,但他很快又放出來了……他可厲害了。”

顧北風笑了笑,冇出聲。

接著吃。

她是真有點餓了。

一串接一串的吃著,她吃得極快。

而慕楓下了車,也一眼看到了這邊滿身颯氣的女生,他眉眼一挑,笑了:“冤家路窄啊!走,去看看那小子的腿好了冇有。”

他記得寧革,上次被他打斷了雙腿,連放屁都不敢!

嗬!

這江都,也不過如此!

“寧公子,可真是好巧啊,咱們又碰上了,今天還要賽車嗎?要的話,再賭一雙手怎麼樣?要是你再輸了,這可就四肢俱斷,徹底成個廢人了,哈哈!”慕楓大笑著,寧革瞬間冷了臉。

可看看顧北風一臉淡定,他又忍了下來,冷道:“今天不比,腿不頂用了,就不攔著慕少送死了。”

宋庭遇頓時看了寧革一眼:“胡說八道什麼?小師妹說你一定能站起來,就是能!彆說什麼頂不頂用的話,我不愛聽!”

轉嚮慕楓道:“我跟你比!你要是輸了,四肢俱廢!”

他現在隻有一個想法:他是大師兄,上次冇有保護好寧革,這次一定要保護好他們。

“就你?”慕楓哈的一聲,笑了,滿眼譏諷的道,“你他媽給小爺提鞋都不配!”

慕楓視線一頓,轉向了顧北風:“這姑娘看著眼熟啊,我看上她了……怎麼樣,開個價,今晚給小爺包個場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