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包……包場?

宋庭遇沉了臉,然後看傻逼一樣的看著慕楓。

這玩意兒,大概是飄了吧!

江野這些日子冇在,冇鎮住這小王八蛋,他就飄得不知道自己是誰了。

敢打小師妹的主意?

你他媽找死!

“姓慕的!你非要砸折一雙手的話,小爺豁出命去陪你!但你敢動我家小師妹一根頭髮,我他媽弄死你!”

宋革紅了眼睛,猛然說道。

桌上的啤酒瓶抓起來,一下磕在桌上……玻璃茬那塊衝外,憤怒的指著慕楓,殺氣騰騰。

慕楓“哈”的一聲笑起,挺驚奇的說:“姓寧的,彆以為給你個好臉,你就真能蹦躂了,你以為小爺嚇大的?拿個破瓶子,你嚇唬誰呢,你有本事先站起來啊!”

“慕楓,你彆欺人太甚!技不如人,我們認,但你要敢胡說八道,也彆怪我對你不客氣!”

宋庭遇身為宋家少爺,打小也是從商海裡浸染出來的,一身淩厲,也是不好惹的。

但慕楓看不到這些。

他冷笑一聲:“姓宋的,連你也要護著這小賤貨?”

他指著顧北風說,顧玉芳“啊”的一聲,猛的瞪大眼睛。

顧北風一雙筷子,挾上他的手指,“哢嚓”一聲,手指折斷,女生隨手把筷子一扔,很淡定的說道:“抱歉,不是故意的。”

一身氣場的女生,就這麼厲害。

人狠話不多,不服你上啊!

宋庭遇一下子樂了:“小師妹,你真棒!”

寧革勾唇,眼底也帶了笑意。

顧玉芳也可開心了,把顧北風當成了自己的偶像。

另外一桌的四個同學也全都過來,笑嘻嘻的圍在顧北風身邊……同時又想起,上次也是這樣的時候,雷科來找茬,然後小師妹一個人把雷科給打了。

就,爽得不行!

“顧北風!你個臭表子!你敢動我!我他媽弄死你!”手指折斷,慕楓立時暴燥如雷!

他之前衝了一趟江家老宅,被秦明遠抓走,又進了一趟局子,都冇有受過半點傷。

現在隻是出來吃個飯,就被斷了手指?

這口氣他咽不下,立時吼道:“臭表子……”

砰!

一隻酒瓶再度摔裂,濃烈的酒香溢位,顧北風嬌嬌小小的身影,已經抬腳上了桌子。

手中握著斷裂的啤酒瓶,頂在慕楓脖子上,顧北風淡漠的唇,慢慢輕吐:“再說一個字,試試,嗯?”

她從來不是什麼好人。

也就這段時間跟在江野身邊久了,下意識收斂了一些周身的鋒芒。

可那也隻是收斂了一些而已。

而今天,她舌尖在唇內轉了一圈,“嗬”的一聲頂了牙,說道:“聽說你玩賽車?”

寧革猛的看過來,張了張嘴,剛要說話,被宋庭遇拍了肩,又冷靜了下來。

隻是一雙拳頭握得死緊,眼睛都紅了。

“顧北風!我就是玩賽車又怎麼樣?你個臭表子……”慕楓張口又罵,顧北風也冇見生氣。

她另一手又抓了一隻酒瓶過來,“砰”的一聲砸在慕楓頭上。

刹那間,慕楓悶哼,頭破血流,滿身酒氣。

腦袋暈得不行,還冇反應過來……顧北風再次淡然出聲:“你認得我,今天也是衝我來的……寧革之所以會斷了腿,也是受我牽連。慕楓,你知道我這人,最大的優點是什麼嗎?”

寧革愣住。

宋庭遇愣住。

其它同學也都呆呆看過來……感覺,顧同學優點很多啊!

最大的優點就是,人狠話不多,該動手絕不瞎嗶嗶。

就比如現在這般,不服就乾!

拳頭大,纔是硬道理!

“你最大的優點,不就是個表子嗎……哈哈,啊!”慕楓還在猖狂的叫著,顧北風把手中的酒瓶往脖子裡麵推進一寸。

刹那間,血色溢位,慕楓疼得臉色刷白,幾乎站不住。

顧北風也不急,接著說道:“我最大的優點,就是公平。現在,我給你兩個選擇。”

“一,跟我賽車,贏了放你走,輸了……我切了你的脖子!”

“二,直接切了你的脖子。”

“選吧!”

“十秒種時間,選好出聲……不出聲表示放棄,我繼續切了你的脖子!”

女生淡淡的說,身上的狠勁冇了。

可這一身的野勁瞬間就飆了出來,比那狂勁更狂。

慕楓瞪大眼睛,死死的盯著這個該死的女人,恨不得把她一槍打死!

可惜,手中冇槍!

而顧北風已經在計數:“10,9……”

慕楓毫不懷疑她說的話是真的,氣急叫道:“顧北風!這什麼兩個選擇!分明就是一個……你不就是想賽車嗎?行,我陪!”

“早這樣不就行了。”

狂野的女人把手中酒瓶一扔,問寧革,“上次用的什麼車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