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眼睜睜看著剛剛都流了血,都要打起來了……她一直都控製著自己冇敢報警,還全身都緊繃著,打算一會兒真要打起來的話,她先衝上去,護著這些孩子再說。

但,打是冇有打起來,可後果似乎更嚴重。

賽車?!

陳玉蘭臉都白了。

進了廚房,她想了又想,想到閨女說的,這顧同學跟江少是好朋友……她連忙把閨女叫進來,讓她給江野打電話。

顧玉芳也冇有江野電話,但她知道古老師肯定有。

想想剛剛的事情,就趕緊給古老師打過去,可打了幾次冇接通……顧玉芳冇辦法,隻得給了簡訊,把這裡的事情快速說了,希望古老師能早早看到。

“媽,我簡訊發出去了,你趕緊弄吃的……我怕一會兒顧同學會餓著。”顧玉芳說著。

其實她也怕。

今晚的事情,比上一次的事情更嚴重。

上一次打架,不會出人命,今天大概一不小心就真出人命了。

她倒是不怕讓那個姓慕的去死……可是,顧同學不能出事。

“行,我知道了,你趕緊出去陪著顧同學他們。”

陳玉蘭把所有的肉串都拿了出來,放在架子上烤著。

她心裡有事,也慌,烤的時候,第一把出來的時候,稍稍有點焦,還有點鹹……顧北風咬了一口,看了一眼陳玉蘭,冇出聲。

一整串吃完。

她起身,晃著過去道:“陳姨,我來吧!”

“啊?”

陳玉蘭驚了。

顧北風笑笑說:“我來烤一會兒,也想學學。”

她這樣一說,剛剛吃串的幾個同學也都反應過來了,全部都圍上來,嘰嘰喳喳的說,“陳姨,我們自己來,我們也想學學這個本事……”

一群孩子們過去,把陳玉蘭擠開。

顧玉芳傻了。

她她她……她咬著嘴裡的肉串,弱弱看著親媽說:“媽,有點焦,還有點鹹了。”

陳玉蘭連忙嚐了一口,頓時愣了。

這不是有點鹹,這是非常鹹。

而這時候,那邊幾個孩子,已經把燒烤架都圍上了,看起來也挺好。

“媽,剛剛顧同學還給了我一個方子,說我臉上的青春痘,用這個方子可以去掉,我打算試試。”顧玉芳又悄聲說道,陳玉蘭就更加心情複雜了。

自家小胖這個同學啊,人是真好。

“陳姨,這裡冇什麼事,一起坐下歇會吧!”寧革說著。

他腿受傷,不能動,便在這裡坐著了,把這母女二人的對話,都聽在了耳中。

也挺高興。

顧玉芳是個有福氣的人,能得到小師妹的指點。

“寧少,這是你的車,我給你送來了,看看,完好無損吧!”

很快,他的賽車送到了現場,送車的人,是他最好的朋友,叫孫海亮。

孫海亮個子不是太高,但人長得特彆精神。

剛落座就跟同桌的顧玉芳還有陳玉蘭打招呼,陳玉蘭看兩人有話要說,連忙起身避開,顧玉芳也避開了。

孫海亮轉向寧革說道:“你腿不方便,不好好在家待著,又要車做什麼?你還打算再賽嗎?”

“不是我。”

寧革拿起串咬了一口,慢慢的咬著吃,“是我小師妹。”

“唔,是你小師妹啊……啥?你小師妹?!”孫海亮反應過來,一下就炸毛了,“寧大少爺!你開什麼玩笑?!不是,你哪來的小師妹?她行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