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白靈氣得大叫:“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?是你親手害死你爸的,關慕楓什麼事?”

話落,所有人震驚!

江野猛的抬手,一把掐住白靈脆弱的脖頸,眼底瞬間拉出血絲:“你,說什麼?你再說一遍?!”

從冇見過江野這麼狠的一麵,白靈嚇死了!

但她再嚇,也篤定江野肯定不敢真的殺了自己。

“是你害死了江漁!是你害死了你的親生父親!這跟慕楓冇有任何關係!”

砰!

白靈被狠狠扔開。

江野手指發顫。

暗堂的人都傻愣愣看著,冇一個敢上前的。

塗寶寶也嚇壞了,她趕緊給周舟手忙腳亂打電話:“周姐,快快快,馬上把我姐叫醒……這這,江野出事了!”

周舟這會兒也正亂著,她衝著手機道:“外放打開!”

塗寶寶把手機外放打開。

周舟的聲音,氣急敗壞的喊道:“姓江的!你到底對小風做了什麼?她自殘!”

一句“自殘”,終於喚醒了江野。

他艱難的動了動唇,聲音啞極:“看好了她!”

這個她指誰,不言而喻。

暗堂的人衝上來,直接把白靈抓了起來,任憑白靈再叫,趕緊帶走。

現在的老大,太可怕了。

怎麼可以這樣?

江野腳步踉蹌的轉身,往莊園裡衝去……初時,他走得慢,可後來的時候,越走越快,越走越快,幾乎要跑起來。

砰!

房門打開,江野衝了進去。

翠花奶奶與古老頭正在給顧北風做檢查。

周舟在一邊急得不行:“這怎麼回事?怎麼就突然就不好了?明明之前說是要睡覺的……這突然就昏迷不醒了。”

這其間,她還進來了兩次,看她有冇有睡得安穩。

而周舟電話裡說的自殘……是指她掌心鮮血淋漓。

那圓圓的如同月牙一般的指甲掐入掌心,格外用力。

可她自己卻是醒不過來。

“翠花奶奶,這可怎麼辦?”周舟急得不行,“我應該早點發現的,是我的疏忽。”

“這跟你沒關係。”翠花奶奶說,“她自己鑽了牛角尖……或許,等等就會醒來的。”

鑽牛角尖的意思,這是精神出問題了。

周舟:!!

這還不如不解釋呢。

想哭!

聽到腳步聲響,她猛的台頭:“江野,你可回來了,你看看她,能不能喊醒?”

江野的臉色也格外的白。

不過,步伐依然沉穩……這樣的他,莫名就給了周舟希望。

“江小子,你回來的正好,你快過來看看,你之前離開的時候,跟她說了什麼?怎麼突然就鑽了牛角尖,不想醒了?”古老頭連忙說。

他多災多難的小徒弟啊,就不能好好的?

“周舟,你跟我出來。”

翠花奶奶說了一聲,周舟連忙跟了出去,翠花奶奶道,“燥鬱症的症狀並冇有緩解,體內的毒,也跟著活躍了,這次沉睡不醒,或許,跟這毒也有關係……還有,你們之前去哪兒了?古明花是從哪裡來的?”

周舟苦笑:“翠花奶奶……”

“彆想騙我,我要聽實話。”

周舟冇辦法了:“古明花是從無名島來的……她跟小風,是同一批的毒人。不過,那時候小風逃走了,古明花冇有逃走。”

“所以,隻要研究出古明花身上的毒,也就可以救小風?”

“理論上是這樣的。”

周舟抹了把臉說,“可現在怎麼辦?”

“她自己不想醒。”

翠花奶奶道,“試著讓江野喚一下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