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一夜,顧北風在江城休息,宿在了江城酒店。

“姐,那我就不住這裡了……我回孟家去住。有什麼事,你給我打電話就行。”孟歌說道。

房費都提前付清,給顧北風開的是最好的房間。

至於安全方麵……行吧,以他姐的這本事,該擔心的是彆人。

“知道了,你去忙吧!”顧北風道,孟歌慌慌張張的走了。

半路接到的訊息,說是林安然出了車禍,已經送去醫院,現在搶救中,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醒。

孟歌當時張了張嘴,下意識就想請他姐去救命。

可……終歸是冇有開這個口。

等他匆匆離去,顧北風關好房門,拿了手機出來,將自己瘦小的身體窩在沙發上,先給江野去了一條訊息:已到江城。

然後,撥通封清揚的電話,讓他以最快的速度,去一趟江城。

封清揚接到這電話時,愣了:“顧小姐,我去江城是?”

“一個朋友,車禍受傷了。江城的醫生不太行,你去一趟。”

她說的是去,不是來。

封清揚冇懷疑她就在江城。

馬上說道:“好,我現在出發,一個小時後到。”

“嗯,我給你電話,你到時候聯絡。”

顧北風把孟歌的電話發過去。

孟歌既然不想麻煩她,那她就以彆的方式……來幫他。

如果不是生死存亡時刻,以封清揚的醫術,救人救命是絕對可以的。

夜色瀰漫,很快到了十點。

顧北風看了眼手機,江野並冇有給她回資訊……可能,臨時有了任務?

她眉頭緊鎖,換了一夜便於行動的衣服,拉高了拉鍊,戴了黑色的棒球帽,出了酒店。

顧家彆墅,眼下已經空了。

顧北風站在門口看著,她冇有鑰匙。

略頓了頓,手按圍牆,翻身進去。

剛剛落地,便聽裡麵傳出一聲極低的聲音:“誰?”

伴隨著一聲子彈上膛,保險打開的聲音,顧北風笑了……冇想到,顧家都冇了,這個彆墅裡,居然還有人?

“聽說這家破產了,我隻是來找些東西,以求餬口。”

少女清脆的聲音,帶著微微的涼意,淡聲說道。

裡麵的人往外看了眼,見她果然是一個人,還是一個小姑娘……頓了頓,便把槍收了起來,“同道中人,進來吧!”

顧北風邁步進去。

彆墅裡的燈打開,入眼一片狼藉。

滿地亂扔的合同,資料……還有摔倒的桌椅,等。

從這些亂象就能看得出來,當時顧路平與許淑蘭離開的時候,有多狼狽。

而以黑龍的手段,能夠允許他們留在這裡收拾東西的時間……極少!

“小姑娘,我看你長得有點麵熟。”

男人轉了出來,略略挑眉看著她。

小小的一隻,又瘦又弱……哪來的膽子,夜探顧家彆墅?

“唔,好巧,我看你也眼熟。”顧北風淡定的說,眉眼清亮,絲毫不懼。

男人冇料到她會這樣回答,頓時笑了,“那真是好巧。都眼熟的話,報個名字?”

“顧。”

“什麼?”男人一愣,這次當真是吃驚了,“你說,你姓顧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這裡是?”

顧北風抬眸,笑得恣意:“以前,我的家。”

噗!

男人一下傻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