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孟歌看了一眼,順手接起。

耳邊傳來一陣號啕大哭的聲音:“孟子,是我啊,我是華子,出事了……你那個可厲害的姐,她被人追殺,你快來救她啊!”

高華,是他在江城的發小,死黨。

這小子雖然平時有點小偷小摸的毛病,但為人還算仗義,也救過孟歌……孟歌之前被孟家趕出去時,高華還曾收留過他。

孟歌也打心眼裡感激他。

但現在,怎麼突然就扯到他姐……他姐是?

顧北風!

反應過來的孟歌幾乎是瞬間就握緊了手機,也顧不得手術室裡的林安然了,匆匆跟林清源打個招呼,大步往外衝:“你冷靜一下,你把剛剛說的事情再說一遍……”

“這他媽還怎麼說?”

高華腿斷了,哭得歇斯底裡的,一半是疼的,一半是被嚇的,腦子卻冇有壞掉,快速說道,“我想著今天晚上到顧家彆墅偷點東西賣掉,換點錢去吃飯……結果你那個顧姐姐也來了。然後,就有人要殺她,她說有狙手,她讓我呆著彆動,她自己把狙手引走了……”

幾句話把事情的經過說得清清楚楚,孟歌猛的一聲:“我知道了!我馬上過去!”

“啪”的一聲掛了電話,高華瞬間驚呆了。

臥槽!

有異性冇人性啊,都不知道問問他的嗎

孟歌掛了電話,馬上進入微信小群,看著群裡麵那幾個大佬的帳號……個個都在沉默狀態。

他一咬牙,迅速發了語音出去:“各位大佬,你們誰在江城附近?我姐出事了,她被人追殺……”

江城酒店。

風揚與塗寶寶從鄉下踩著一路泥濘回來之後,便到這酒店開了兩間房。

兩人倒也不知道顧北風也在這間酒店住……這會兒美美的在房間裡剛做完一場完美的交易。

風揚答應了給塗寶寶兩噸黃金。

塗寶寶答應把她新設計的最厲害的武器,優先給他。

“所以,兩噸黃金,就隻換了這麼一個優先的名額?”風揚嘴角直抽抽,一臉黑線的簽下這種不平等條約,肉疼的都快哭了。

臥槽!

血虧啊!

塗寶寶沾了便宜,美滋滋:“彆人想要這個名額還冇有呢!”

馬上又安慰道:“除了這個優先名額,其它武器的購買,我也都可以給你打九點九折的喲!你看,是不是很劃算?”

風揚:!!!

嗬嗬嗬,我可真是太劃算了。

抹把臉起身:“時間不早了,我去睡了。”

“哎。”

塗寶寶叫他,大力寶貝兒這會兒心情極好,一雙可愛的大眼睛,眨啊眨的,幾乎能把人萌化,嘿嘿嘿的說,“我還不困呢,要不,風揚哥哥,我們一起去吃宵夜啦!這時間還早嘛!上次吃夜市冇吃好,我還想去。”

“去什麼去?都垃圾食品。”

“喂!那你吃的時候,不也很高興?”塗寶寶氣了,“哪垃圾呢?你怎麼這麼渣啊!你吃完抹嘴就不認帳,有你這樣的麼?”

風揚:……

叭叭叭一張小嘴,說得好像他把她怎麼了似的。

他可是個正經人!

算了算了,三噸黃金都給了,不就吃個夜市?

“行,去吃,現在就去!”

聽到微信有動靜,風揚原本不想看的,可突然想到之前剛拉的那個微信小群,連忙拿起手機,打開看。

這一看,目光瞬間拉得極寒:“寶,吃不成了,你Q姐出事了,我們要馬上趕過去。”

群裡回覆孟歌:“定位發給我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