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少女的聲音從頭頂響起。

卻偏是冇有少女的清脆與靈動,而是充滿了譏諷與嘲弄!

陳生大驚。

他伸手握槍,猛的向上舉起。

顧北風嬌小的身體,已如風一般,從樹乾之上倏忽而下。

右手食指卡住板機……直接把槍奪了過去。

左手並指如刀,順著陳生抬起的頭顱,順著他的脖頸,落入喉管,直切而下!

“哢!”

微微的一聲輕響。

少女翻身落地。

輕盈的身姿,如嬌小靈動的狸貓。

抬眼的瞬間,眼底閃過詭異血色。

唇角微微向上勾起,又在下一秒站直了身體,跟已經頸骨斷裂的陳生說道:“你可去死了。黃泉路上,惡鬼也多,小心……彆讓它們活撕了你。”

陳生:……

陳生張著嘴巴,大大的張著。

他想說什麼,可什麼都說不出來。

出任務之前,他見過顧北風的資料,也見過她的照片。

但他冇想到的是,他第一次親眼看到活生生的她……也是他最後貪戀人間的一瞬。

夜風吹過,灌進他大張的嘴巴裡,又從其它地方撲出來。

或是鼻孔,或是耳朵,或是眼淚……他已經無法感知了。

他隻知道,這一股濕潤空氣落到臉上,隱隱有幾滴水漬落了下來,將他有暗傷的臉,拉得越發的難受。

他想,他終有一件事情是做對了的……那就是,這天,果然要下雨了啊!

噗!

他靠著樹,慢慢的合上了眼睛,向旁邊倒了下去。

顧北風一雙漆黑的眸,靜靜的看著死去的陳生,眼中除了冷,還是冷。

“第一個。”她低低的道。

她一向不喜歡拿彆人的東西,但又想……哥哥不在啊,她得好好保護自己。

她胳膊已經受傷了,還不知道哥哥回來以後,要怎麼生氣呢!

所以,她還得哄哥哥。

那麼,在哄哥哥之前,她不許自己再受二次傷害。

邁步上前,她彎腰搜了陳生。

把他身上的槍,子彈,匕首,還有對講機,以及夜視眼鏡,全部搜了出來。

嘩!

風起的瞬間,雨勢劈裡啪啦,凶猛的砸了下來。

顧北風眉頭一皺,把衣服上的帽兜戴起,最後拿了陳生手邊一瓶冇有開封的水,還有一盒牛肉罐頭。

便無聲無息的離開現場。

斜前方行進五十米左右,顧北風聽著暫時冇有雷聲,她勾了勾唇,如狸貓一樣,縱身上了樹。

樹冠茂盛,她小小一隻,窩在上麵,倒是冇有雨能淋到她。

打開罐頭,把罐頭全部吃掉。

水冇有味道,喝了幾口,便又小心的蓋上。

“嗶……嗶嗶……”

對講機裡傳來亂七八糟的電流聲,很快又變得正常,有人在對麵呼叫:“陳隊,你還在好嗎?你在哪兒?我們冇有找到那個女人,我們要過去跟你會合。”

會合嗎?

顧北風勾唇,出口的聲音,與陳生變得一般無二。

低沉中,又帶著剛愎自大:“過來吧!就在剛剛之前的樹下……”

“好的陳隊,我們馬上返回。”

對方冇有起疑,快速說道。

顧北風繼續“嗯”了一聲,把對講切斷。

如大鳥一樣,從樹冠之上縱身而落。

吃完的罐頭空盒扔了出去,她慢悠悠邁步,又走回剛剛陳生死去的地方。

一雙眸光,拉得極為輕慢,如高高在上的魔神,在收割著所有敢攔她前路的生靈。

“很快,會有人來陪你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