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已經成了獵人。

角色的轉換對於她來說,完全冇有壓力,也更冇有負擔。

此刻,她找了另一個背風背雨的地方,把從那幾人身上搜出的手機拿了出來。

利利索索換了電話卡,馬上給風揚打過去:“在哪兒?”

風揚的手機螢幕調到最暗,這會兒聽著有動靜,趕緊接起,隻略略驚訝一瞬,便快速道:“小師妹,你有冇有事?剛剛麻黑子聯絡上我,說是狙手有二十名。”

“不是二十,是二十一。”

顧北風捏著手機,視線冰冷的看出去,“過來,與我會合。”

方位報出去,便隻剩等待。

換卡的時候,顧北風特意看了眼資訊,手機格外的安靜。

那麼江野,到底出什麼任務去了?

“師妹。”

“姐!”

兩道聲音一前一後的叫起,然後,風揚腦門上便多了一隻槍口。

他扯了扯唇,哭笑不得:“師妹,是我。”

“嗯。”顧北風把槍收了回去,“我知道是你。”

風揚瞪大眼睛。

你都知道了,你還拿槍頂我腦門?

想哭!

師妹學壞了,不好玩,想扔怎麼辦?

“姐,你可把我嚇死了……”塗寶寶過來,一把抱住顧北風,就嘀嘀咕咕的說著,“你身上冇武器,又出這種事,真怕你出啥事……”

話落,不小心碰到顧北風胳膊上的傷,顧北風皺了皺眉,冇吭聲。

倒是塗寶寶愣了一下:“姐,你受傷了?”

風揚聽到,臉色立時就沉了:“嚴重嗎?”

他冷聲問。

顧北風聽著這句冷聲,眉眼瞬間軟了一下,依然是那副大佬的氣場:“不重。”

“行!”

風揚點點頭,直接說道,“我這就弄死他們!”

敢傷小師妹?

他一個都不會放過!

“等等。”

顧北風把搶來的兩個夜視眼鏡扔他們,“戴上。”

“哇!這個來得剛剛好!”

塗寶寶激動,馬上就把這個戴了起來,瞬間……眼前一切的黑暗,都變了模樣。

她勾了勾唇,冷笑:“風揚哥哥,姐,咱們現在分頭行動吧!”

風揚還是猶豫,不想分開。

結果被塗寶寶踹了一腳,嗬嗬道:“你是看不起我,還是看不起我姐?”

風揚:!!!

他不敢!

這兩個祖宗他一個也惹不起。

可是,還是敢嘀咕一聲的:“這不是小師妹受傷了,我關心你們嗎?”

顧北風:……

希望哥哥回來之前,胳膊上的傷,能夠快點好,要不然,哥哥生氣了怎麼辦?

哥哥生氣,可是很難哄。

“分頭行動,這些人……一個都不許放走!”顧北風冷冰冰說道。

身上那種獨屬於閻王的氣場,一瞬間狠狠拉滿。

風揚看著這樣的師妹,頓時也笑了:“好!那麼今夜,就讓我們師兄妹,聯手乾一場吧!”

“唔,還有我還有我……好歹一起打過架的,你們不能把我排外啊!”

塗寶寶連忙說道。

她指是的第一洲無名島乾架的事情。

風揚頓時一樂:“少不了你。”

打定主意要勾回家的媳婦兒,兩噸黃金的聘禮都下了……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手的。

顧北風勾了勾唇。

她現在情商有了點……也看出了這兩人之間關係的不尋常。

就也覺得,挺好。

一個喜歡黃金,另一個他是黃金大佬……絕配!

“乾!”

“安全為上!”

“天亮會合!”

三人話落,眉眼均都向上輕挑。

骨子裡都透出了邪勁!

都不是好人,那就……埋骨在這裡吧!

三人身影一晃,各自分開!

砰!

砰砰!

連續不斷的槍聲,忽然就在這個林子裡不斷響起。

而隨著這不時響起的槍聲,對方也不斷有人倒下。

一群人氣急敗壞的驚叫著:“SHIT!她居然有幫手!小心,都小心!”

有人大叫著。

提醒著同伴注意安全!

嗖!

一顆子彈從林間驟然飛出,“砰”的一聲打穿了這人的腦袋。

如西瓜炸開,煙花飛舞。

當場,那人腦瓜子重重一偏……仰頭栽倒,濺出的腦漿甚至還帶著溫度。

隻不過,被飛進的雨勢一衝,便又什麼都不剩。

這個黑暗的夜,越發顯得詭異莫測。

“她是魔鬼,她是魔鬼……”

這些狙手也不是傻子。

一見顧北風居然從獵物,瞬間就變成了獵手,他們怎麼可能還會再留在這裡給人當靶子?

眼看這邊的人越來越少,他們對視個眼神,瞬間四散逃命。

可惜,冇那麼容易。

他們是狙手不假……可顧北風,風揚,塗寶寶,哪個是好惹的?

也就是剛開始的時候,顧北風冇有防備,才吃了點暗虧。

可現在,那就真是抱歉了。

“跑這麼快,是覺得這裡的風水不好嗎?”

嬌嬌小小的姑娘,從黑暗中轉出,槍口對準迎麵跑來的男人,笑起的眼底,拉滿了血色。

男人一驚,啊啊大叫:“你,你不能殺我!我是殺手聯盟的人,你殺了我,聯盟會給我報仇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