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林間風動,又有人來。

“等一下。”

周舟說道,半眯著眼睛往樹下看去……一道頎長的男人身影,帶著雨後的冷冽,在樹下站定。

而在她身邊,原本一身慵懶,不想吃罐頭的姑娘。

已經歡呼一聲,跟猴子一樣的從樹上一躍而下。

開心的撲到樹下那個男人懷裡,雙手抱著男人脖頸,“吧唧吧唧”在男人臉上狠狠親了兩口:“哥哥,你回來了呀……哥哥,我想你。”

毫不顧忌邊上有冇有人看,顧北風這一刻,什麼臉都不要。

她隻要哥哥。

樹上,周舟頭疼的捂了眼睛……就,矜持點不行嗎?

好歹考慮考慮她也在看現場呢!

這妥妥的狗糧,早晚要噎死她。

“寶……”

江野提了一路的心,在終於接到懷中這個不省心的小祖宗中,剛還冷戾的眼底,滿滿的都是嬌寵。

一手扶著她的背,省得她掉下去。

一手托著她的小屁屁,也親了親她。

聲音溫柔的道:“不怕,哥哥在呢。”

已經九點鐘了。

陽光從頭頂的樹間落下來,星星點點的被樹葉裁成各種形狀。

有一束光,便恰恰的落在了這滿身濕乎乎的小姑娘身上,將她一張巴掌大的小臉,照得越發的瓷白,嬌軟。

臉上那一道傷,也越發的顯眼。

江野看著,眼底拉過戾氣,低低的問:“餓了嗎?哥哥帶你去吃飯。”

顧北風抱著男人的脖子不放手,嘀咕著說:“好餓好餓啦……哥哥,我能吃下一頭牛。”

聽得她還有心情開玩笑,江野瞬間又放下心來,抬頭向著樹上看去:“下來吧!”

周舟縱身,從樹冠之上一跌而下。

滿身的匪氣,壓下了滿身的風情,她撇著嘴,很是眼疼的說:“你家寶寶她心情不好,罐頭都冇吃,餓了很久了……建議回去做個全身檢查。”

“周!”

顧北風不敢置信的扭頭看她,眼睛裡全都是氣乎乎的不滿,“我不去醫院,不做檢查!”

“不做行嗎?你哥哥會擔心你的……”周舟下巴一抬,煽風點火,“江少,她受傷了,帶她去。”

江野不止看到了她胳膊上的傷口。

也看到了她臉上的傷口。

輕輕湊過去,吻了吻她的小臉:“疼嗎?”

“不疼,哥哥呼呼就好了……”這祖宗又在撒嬌!

甜得要齁死人啊!

周舟受不了了。

周舟轉身就走。

嗬!

這一刻,她真是想把秦肆那王八蛋拉出來,狠狠的打一頓。

還說喜歡她呢,要娶她當媳婦呢……結果,人家江少都來了,你都不知道來的?

蠢透了!

“週週,周你怎麼樣了?我來了,我可算找到你了。”

說曹操,曹操到。

秦肆一路不知摔了幾個跟頭,終於跟到了這裡,找到了周舟……看著自己喜歡的女人,一身颯氣,走路帶都風的樣子,秦肆眼裡的光,瞬間BIUBIU發射!

唔,好驕傲。

他家周……也是大佬啊!

“周,你有冇有受傷?餓不餓?冷不冷……我車裡有熱水,還有乾淨的衣服。”

秦肆一把拉了周舟的手,上下左右,仔仔細細的看了,這才拉著她往山下走。

周舟:!!!

她給嚇著了,她也震驚了……不,不是吧,你還真來了?

不不不!

我的親祖宗啊,我剛剛就是瞎想的,我不要當真啊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