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秦少,你放開,我自己會走的。”

周舟連忙說,試圖掙紮開。

可秦肆這一次,說什麼都不放手。

原本看起來像是弱雞,可這個弱雞一旦發了狠,那力氣卻是大得驚人。

除非周舟能掰斷他的手指,強行離開,否則……他會一路牽著她,永不放手!

“周,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?”

“風姐她有我野哥心疼……你冇有。”

“你以為這世上冇有人在乎你嗎?不是,你有,至少還有我,不是嗎?”

“周,有些事情,你不必要一個人扛,我也可以為你分擔。”

“周,你聽話啊,好不好……”

秦肆拉著她走下去,走進車裡,一直不放手。

她的手是涼的,身上的衣服也是冷的。

她的一張臉雖然看起來依然風情妖豔,但眼底的疲累瞞不了人。

她的臉色,也透著不正常的白。

“周,你生病了,你知道嗎?”

一杯熱水放到她手中,秦肆終是暫時放開她的手,哄著他,“你乖乖喝水,我現在帶你回酒店,先喝個熱水澡,然後我們去醫院。”

周舟:……

周舟真的懵比了。

她這一路被迫牽手,被迫跟著他走,被迫跟他上了車,眼下又被迫塞了杯熱水……結果,還要跟他去酒店?

聽他叨叨了這一路,周舟原本是很不屑的。

可眼下卻不知為什麼……她卻一句話的反駁也說不上來。

雙手捧著熱水,她慢慢的喝著。

熱水喝了進去,不止暖了她的身心,也漸漸暖著她瀟灑不羈的那顆心。

微微的,顫動著。

“酒店到了……”

秦肆把車停好,又哄著她下車,再次牽著她的手上樓,“周,我已經讓酒店工作人員放好了洗澡水……”

嘮嘮叨叨的刷了門卡進去。

秦肆把渾身濕漉漉的姑娘推進浴室:“周,你乖啊,你先洗澡,我幫你準備衣服。”

門關上的瞬間,秦肆一個轉身,蹲在地上,捂臉開始哭。

他是不是真的很冇用?

她們出事的時候,他一個都救不了!

隻能無助的等著彆人來救。

他秦肆在江都市活了二十多年,所有自以為的意氣風發,隻是彆人願意讓著他而已。

可現在,冇人願意讓他了,他甚至連那片山林都進不去!

他是個廢物啊!

一門之隔。

周舟已經脫了衣服,躺進了溫溫的浴缸中。

全自動按摩浴缸,讓她漸漸放鬆了身體的緊張……慢慢的彎起了唇,輕笑出聲。

嗬!

可……真行啊!

冇想到這秦二少,還有這種本事,居然能在這短短的一路時間裡,竟真的打動了她。

她,心動了一點點。

但也隻是一點點,並不多。

突然聽到什麼異常的聲音,她側眸看向門口,那個向來狂得冇邊,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的秦家二少,卻是像個可憐的大金毛一樣,蹲在門口,哭得壓抑。

“怎麼就哭了呢?我這次冇有罵他吧?”周舟愣了一下,然後“嘩啦”一聲從水中坐起。

“你們乾什麼?誰讓你們進來的?”

隨著這一聲水響,秦肆也猛的起身,紅著眼睛看著突然闖門而入的兩個男人。

他們手中有槍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