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周!”

顧北風再次打了電話過來,快速說道,“孟歌已經安排了醫院,你準備一下,送秦肆去醫院!秦霜跟宋天馬上到!”

周舟一手壓在秦肆的胸口,一手握著手機,眼淚控製不住的往下流:“小風,我該怎麼救他?”

關己則亂。

她明明也懂醫……可這個時候,感覺自己真的不管用了,她能做的,隻是用力的壓著他的傷口,不讓血流得更多。

這一刻,她不止心亂了,手也在抖。

她不許他死!

在她終於動心的時候,他卻這麼冇出息的倒在這裡……蠢貨!

“他不會死!”

顧北風冷靜的說,“但是,你不要露麵,也不要去醫院。你的身份暴露了,很多人在找你……周,你現在要做的,是要做好急救,儘力止血。”

江野把車子開得極快。

酒店門前,孟歌第一時間到了,他臉色難看的快步上樓……並且讓剛剛趕到的醫護人員,快一些,再快一些!

他自己則是第一時間衝進房間,一看現場死了兩個M國人,秦肆到在地上,滿口吐血,周舟正給他壓著傷口,想辦法止血。

“周舟姐,來人了,快走!”

孟歌快速說道,周舟不想走……秦肆伸出手指,吃力的握緊她:走!

他滿口都是血,說不出話。

可他的口形,來來回回就一個意思:走……走啊!

“周舟姐!”

急救人員已經來了,孟歌也急了,催促著周舟,“你趕緊走!要是讓他們發現你,這就真說不清了。”

周舟咬咬牙,用力抹一把眼淚:“我走!但是,救他!”

“我知道我知道,我一定會救秦少的。”孟歌連忙保證。

周舟趕在醫護人員進門的瞬間,她翻身滾落窗簾背後,打開窗戶,縱身跳出,慢慢的移往隔壁房間。

“快,傷者的傷勢很嚴重,馬上送醫院!”醫護人員急促的說,快速吸了氧,馬上要抬著秦肆出去。

出診的陳醫生,卻是沉著臉,看一眼現場,厲聲道:“不行!現在還不能去醫院!這裡是凶案現場,還死了兩位外國友人……萬一這個人,他是殺人凶手怎麼辦?一定要等警方來察看了現場,你們才能帶人離開。”

“你放屁!人都這樣了,你不讓人送醫院,你什麼意思?你是要眼睜睜看著他死在這裡嗎?!”孟歌瞬間衝上來,狠不得把這個姓陳的醫生打死!

陳醫生卻寸步不讓:“抱歉,我們雖然是醫生,但是這種時候,也不能隨便救人……如果他是殺手,我們要是移動了現場,影響警方破案,這後果,誰當得起?”

“你……”

孟歌咬牙,氣得要炸。

“我來當!”

門口有人沉喝,秦霜大步而進。

冷戾的眉眼,周身的殺氣,像是突然而降的神。

她冰冷的視線掃過攔路的陳醫生,冷冷說道:“我來當這個責任!孟歌,送秦肆去醫院,小風也會趕過去,救人,明白了嗎?!”

一句話落下,孟歌也不用再管這個什麼該死的陳醫生了。

他伸手把人推開,指揮著護士抬著秦肆往出走。

秦霜低頭,看著剛剛還活蹦亂跳的弟弟,這會兒已經隻剩半口氣的模樣……她抿唇,快速出手,把藏在手心裡的藥丸給他塞入口中,沉聲道:“活著!”

“喂,你是什麼人?你憑什麼要把這殺人凶手放走?”陳醫生眼看無法阻攔,立時又大叫著。

不管如何,這個殺人凶手的罪名,一定要按在他的頭上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