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周舟的身份,突然就被爆了出來。

“秦中將,這個女人,聽說跟你兒子有暖昧關係,她人呢?把人交出來,接受審判!否則的話,怕是我也救不了你!”

陳利仁還冇出院,這會兒就把秦中將給喊了過來,手中資料,一下劈頭蓋臉的砸過去。

冷聲道:“你好歹軍部堂堂中將,竟是跟這要的恐布分子在一起!你要做什麼?或許說,你已經是倒賣了國家的多少機密?”

秦中將感受著臉上被砸過來的資料,他忍了忍,彎腰把落在地上的資料撿起來,聲音沉沉說道:“陳上將,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?這個周舟小姐,到底怎麼了?”

“怎麼了?”

“國際殺手榜,第三人,代號Z。曾經殺掉IBI成員,兩名。”

“鬼門裡麵的頭腦頭頭……代號暗鬼!更是與閻王形影不離!”

“單憑這兩條,我們就可以把她擊斃當場!”

“如此危險人物,你身為軍部中將,卻明知故犯,讓自己的兒子與她在一起……秦中將,你最近的工作先放一放,暫時不要出門,哪裡都不用去。組織會派人找你瞭解情況!”

陳利仁一句接一句,寒聲說道。

等於是直接把秦明遠給軟禁了。

手上所有權利一瞬剝奪,連句分辯的機會都不給,讓人把秦明遠請了出去,請回了家。

又派了士-兵看守。

秦明遠:……

身上的軍裝脫下,換了身便裝,但依然身姿筆挺。

他站在窗前,沉沉的看著外麵的景色。

“鈴……”

電話響了起來,他轉身,大步過去接起,是秦霜打來的:“爸,我有事問你……”

秦明遠抿唇,直接道:“回來再說。”

電話掛斷。

秦霜愣住。

半會兒,她垂落的眸底閃出寒光,“頭兒,我爸可能出事了……”

江野道:“你回去一趟,總得要知己知彼。小肆這裡,有我在,不會讓他出事。”

“謝謝頭兒,我現在就回去。”

秦霜開車,回到軍部大院。

進了大院,自家門口果然守著士-兵……她冷臉過去,士-兵把她攔下:“站住,你什麼人?”

秦霜握了握拳,冷笑:“我進自己的家,還需要你們同意了?”

攔路的士-兵一愣,正要向上麵請示,門開了,秦中將高大的身影站了出來,淡聲道:“小霜,進來吧!”

“爸。”秦霜喊了一聲。

士-兵糾結一下,把路讓開。

畢竟,上頭隻說了,不許秦中將踏出這裡一步,但冇說不讓人家女兒回家啊!

“爸,你這裡出了什麼事?你這是,被軟禁了?”秦霜進門說道。

四下裡目光一掃,看到桌上的電話。

是她想的那樣嗎?

這裡已經被監控了。

“嗯。”

秦明遠冇有什麼事情不能說,讓秦霜坐下,把從醫院帶回來的資料遞給她,“你弟身邊的女孩子,一個叫周舟的,你認識不?”

秦明遠眨著眼睛,秦霜立時秒懂,點點頭說:“不認識。”

不認識,你點啥頭?

“哦,那你看看。”

秦霜飛快的把資料翻了一遍,目中的冷意越顯凝重。

她抬頭:“這不可能!小肆現在身受重傷還在醫院……他怎麼可能跟什麼殺手,還有什麼鬼門有牽扯。爸,這是開玩笑的嗎?”

“我也覺得是開玩笑。”秦明遠皺眉,忽的想到什麼,“小霜,你剛剛說,你弟他怎麼了?受重傷,在醫院?”

“啊,是,我剛從醫院回來的……”秦霜抽了抽唇,看著她爸。

這可真行。

兒子是不是親的?

“誰在救人?”秦明遠又問,秦霜無聲的說了個“顧”,秦明遠視線輕閃,哼了一聲說,“成天遊手好閒,不乾正事,死不了就行。”

果斷不問這個兒子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