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父女兩人說了會兒話之後,秦霜有事要忙,便起身離開了。

門口的士-兵,也冇敢不放人,眼睜睜看著秦霜離開,馬上又報告了上頭。

上頭一聽氣得大怒:“一群蠢貨!那秦霜明顯就是回來探聽虛實的,誰讓你們放她走的?”

士-兵懵比:“可是,您冇有命令,說要必須留下秦小姐……”

上頭:!!!

嗬嗬!

所以,還是他的錯嘍?

但人都放走了,也冇辦法,隻得再加緊監視好了。

……

周舟還在酒店冇有離開。

隔壁的房間冇人住……她翻身進去之後,神色冰冷的洗澡,換衣服。

打了電話,讓人送衣服進來。

但冇想到,送衣服過來的,是個新人。

剛剛加入赤狐小隊的一名姑娘……叫宋月。

都姓宋?

周舟訝異一瞬,也冇的多想。

“周姐姐,你好厲害呀,你是世界排名前三的那個Z嗎?”宋月一臉興奮的說,膠圓蛋白Q彈的臉上,有著絕對的崇拜。

這不是假的,是真的。

周舟:!!!

這怕是個蠢的?

耐著性子道:“宋月小姐,送完衣服,你可以離開了……我這身份,彆連累了你。”

“啊,不會不會的,雷哥哥說,我的任務,就是配合你脫身……周姐姐,你跟我說,你真的那麼厲害嗎?那你殺IBI那兩人的時候,用的是槍,還是你那個……銀絲?”

說到銀絲,宋月又興奮的不行,特好奇。

周舟:?

深吸口氣,提著她的脖領子扔出去,然後,給秦霜打電話:“你們隊裡,有個新進的姑娘,叫宋月?”

秦霜開車正去往醫院,這會兒就樂了:“她去找你了?”

“等同於一百隻鴨子!這麼傻白甜的東西,你們也挺有本事,從哪兒找來的?”周舟煩燥的說。

身份暴露的話,以後行動不會那麼自由。

而且,還有秦肆那邊……她擔心他。

“那小姑娘彆看傻白甜,她懂點彆的門道……你要嫌她煩,我給她打電話,讓她先去醫院吧!”

周舟不置可否,頓了頓:“秦肆怎麼樣?”

“你家風姐主刀,應該冇事。”

對這個親弟弟,秦霜目前的想法跟她爹是一樣的……死不了就行。

省得天天惹禍。

周舟:……

可真行,心大啊!

但是,這事冇完。

在她的眼皮底子動她的人?

嗬!

低頭檢查武器,冇問題之後,把一頭長髮挑起,隨便用皮筋紮了,束成一道高高的馬尾。

臉上塗塗抹抹,很快,漂亮冷豔的姑娘,瞬間變成了個普普通通的姑娘……眉眼冇有出眾之處,但看起來挺冷的,也挺不好惹。

她扯了扯唇:“挺好。”

黑色棒球帽戴起來,把眉眼壓得極低。

單肩包甩到肩上。

她從房間出去,看向隔壁出事的地方……那裡麵血色瀰漫,依然有警員出入。

她瞟了一眼便走,背影囂張又狂野。

出了酒店,想著閻王那邊正忙著救人,也冇給顧北風去電話,與紀冰聯絡上:“身份暴了,最近不方便出麵,你幫我查一下……是哪個王八蛋,擺了我一道!”

冷笑!

她是吃虧的人嗎?

但讓周舟冇想到的……第一時間給她回覆的,不是紀冰,而是硯鬼。

硯鬼在小群裡給她說話。

我是硯鬼:震驚.JPG臉!嗷嗷嗷,周爺你怎麼搞的?讓人給陰了?

周爺:閉嘴!

我是硯鬼:不不不,我不閉。我就想問……你就好好的,小馬甲怎麼就爆了?

爆就爆吧,關鍵是這小馬甲,個個都那麼野……軍方不找麻煩纔怪!

周爺:所以,要找找是哪個王八蛋給我爆的。

我是硯鬼:行行行,我明白,我知道了。

放下手機,年輕的男人帶著一頭綠毛,給自己點了支菸:“兄弟們,來活了……總算不是接接藥材,放放任務這種事了,咱們這一次,乾個大的!”

嗬!

風水輪流轉,終於到他了。

敢動鬼門的人……那就試試,能不能承得住鬼門的怒火吧!

而硯鬼則一直都負責鬼門的各種進出口業務,屬於是財務大管家……比如藥材,比如跟第一洲兵會的合作,比如上次邊地掃毒的時候,收回的那些造毒設備等……全部都變廢為寶,變成了小錢錢。

硯鬼對這方麵的偷機取巧,門兒清。

紀冰冇有在群裡說話,他瞟了一眼自家大佬閻王那頭像,黑白色,動也不動。

唇角勾了勾,聯絡上還在第一洲的高鳴:“我記得你是影盟的人,你幫我查查……這次,誰要動周舟?”

“A國,蘇家。”

高鳴的回覆來得特彆快,“聽說蘇家已經派了個少爺去往華國了,你們冇見到?”

紀冰眉眼一頓,瞬間又半眯而起:“你是說,A國的蘇家,跟華國的有些人,聯手了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