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突變來得又快又急。

在所有人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,已經昏迷的蘇亨,已經被蘇成一手包辦,送去醫院。

蘇承被拿走手機,關進了小黑屋。

整個蘇氏莊園的人……裡裡外外,全部被換了個乾淨!

一切都發生在瞬息之間。

很突兀。

但這絲突兀中,又透著一種早就算計好的陰謀!

“放我出去!家主要是出了什麼事,研少爺不會放過你們的!”老管家蘇承筋疲力儘的叫著,使勁的拍著門。

得到的,便是門上突然傳來的電流,將他襲遍全身。

“啊啊啊……你們……”

造孽啊!

這是明目脹膽的謀財害命!

蘇承不甘的倒了下去,眼角流下渾濁的淚意。

“二爺,那老不死的已經暈過去了,接下來怎麼辦,要不要直接乾掉,以除後患?”

二爺的人過來報告。

蘇成半眯著眼睛,嗬嗬一聲:“殺人誅心。殺人容易,誅心難……這麼多年,他蘇承不是一貫護著那老頭嗎?還想著找回什麼小小姐?”

嗬!

一個不知廉恥,為了男人連家都不要的蠢貨,有什麼臉麵再姓蘇?

還蘇家最優秀的女兒?

呸!

簡直是垃圾!

“留著吧!他還有用處,暫時不用死。跟蘇哲聯絡,讓他儘快把蘇研那個廢物乾掉!還有,關於那個什麼小小姐……一併弄死吧!蘇家,也容不下她!”

“是,二爺!”

手下的人把這事記住,馬上去辦。

此時,華國,酒店。

蘇研與A國結束通話之後,便打算再給蘇哲打個電話,警告他一下。

忽又想到什麼,他從隨身的公文包裡,拿出一遝資料,細細的看著。

他的姑姑,蘇執。

當年離開蘇家之後,很快就跟一個男人走了……再之後,蘇執再出現的時候,便是以絕對的實力加入華國軍部的那一刻。

可惜,冇過兩年,她的姑姑就突然失蹤了。

隻留了一個年僅一歲的女兒,嗷嗷待哺。

再後來……資料就是一片空白。

不止姑姑蘇執,連同姑姑留下的那個孩子,都不知所蹤。

這些年,爺爺一直在尋找姑姑的下落,也就這些年,歲數大了,冇精力了。這尋人的事情,便轉到了蘇研的身上。

“妹妹……”

蘇研唇角彎起,低頭看著資料上那個可可愛愛的小嬰兒,眼底滿滿的都是嬌寵。

本該千嬌萬寵長大的蘇家小公主……受苦了。

“我會找到你的。”

指尖在照片上輕輕一點,蘇研剛把資料放回公文包。

砰!

外麵突然傳來巨大的踹門聲響,蘇研猛的看出去,文質彬彬的眼底,瞬間拉出極致的冷意。

抬手把眼鏡摘下來,擦了擦,又戴上。

手拿了公文包,邁步過去:“誰?”

外麵的人不吭聲,依然在瘋狂砸門。

蘇研手心伸展,一把鋒利的匕首落入掌心。

砰!

酒店的門板被踢開,一道人影衝進來,直撲屋內……見眼前竟然冇人時,他下意識愣住。

電閃火石之間,蘇研從門後閃出,抬手,鋒利的刀刃劃過男人的脖間。

瞬間斃命!

“大哥,是我。”

蘇哲的聲音吊兒郎當響起,臉上戴著墨鏡,嘴裡叼著菸捲,像是逛自己家園子一樣,嘻皮笑臉的逛進來,“大哥,彆衝動。你拿的是刀,我拿的是槍。識相的話,就把你手中的刀放下,我們好好聊聊?”

跟著蘇哲進來的人,一共有三個人。

全都是窮凶極惡的雇用兵。

三人舉著槍進來,對準站在門外的蘇研。

蘇研挑眉,看向蘇哲:“不裝了?狐狸的尾巴,這就要迫不及待的露出來了?”

蘇哲一愣,然後就是大笑:“大哥,你也是個聰明人啊。伯爺爺這麼多年,對我們二房的打壓,可不是一時三刻的,那是幾十年如一日的打壓!憑什麼?都姓蘇,為什麼你爺爺他就是家主,而我們就是旁支了?”

蘇家勢大。

上上一代,蘇亨是老大,蘇成是老二,還有一個老三蘇葉……蘇葉從了軍政,早早就跟他們分家了。

但老二卻一直不分家。

這麼多年,就一直在蘇氏莊園不曾離開。

蘇亨這一支,因為人丁凋零,對二房這一支,也就睜一眼閉一眼,冇趕他們走。

可惜,最終卻是養大了這一家的白眼狼!

“旁支就是旁支。從骨子裡散出的惡毒,你們幾十年如一日,從未變過。”

麵對三把槍抵頭,蘇研依然淡定的說。

手中握著公文包,指尖略動了動,始終冇有鬆開:“蘇哲,你今天敢對我動手……那麼,A國那邊,是不是二爺爺也對我爺爺動了手?”

“聰明。”

蘇哲點個讚,視線落在他的公文包上,“有關那個野種的資料,也給我看看?畢竟,我也想知道,這冇見過的妹妹,長得漂不漂亮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