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孟歌自然答應。

一行十二人,揹著揹包,背上裝備,冒雨出發。

秦肆也想去:“爸!我也去……我姐也在裡麵,我去找我姐!”

“你給我站住!你姐是救援隊的人,你隻是個紈絝!”秦明遠冷著臉把他吼下來,秦肆急得跳腳,“可我姐還是女人,我堂堂男子漢,不能連個女人都比不上!”

“你給我閉嘴!再給我胡咧咧……老子把你綁起來!”秦明遠又吼了一句,轉身進了指揮所。

林成耐心的勸:“小肆啊!秦隊也是為了你好……你想想看,如果你們姐弟倆,全都進去了,萬一出點什麼事,你媽那裡,你爸也冇法交待不是?”

秦肆咬了咬牙,又氣得不行:“你這理由還不如不說,就敢情我就隻能是個安慰品廢品了?我姐還是個女孩子呢,他們怎麼就這麼重男輕女?!”

一把推開林成,掉頭跑了出去。

林成連忙喊道:“快,攔住他!”

可打定主意要跑走的秦肆,誰能攔得住?!

身後傳來了疾快的奔跑聲,顧北風勾了勾唇,回身看,秦肆冒雨而至,遠遠就喊:“小孟娃,你等等我。顧小姐,等等我。”

孟歌:……

腳下一個踉蹌,氣死,壓低聲音道:“他怎麼也跟上來了?”

“想來就來。”顧北風多了看了一眼孟歌,說道,“他也不是來拖後腿的。”

“可我就是不想看到他!”孟歌冷著臉說,大步往前走。

顧北風等了一下秦肆,秦肆衝過來,抹一把臉:“顧小姐……不,顧隊。我申請加入臨時救援隊。還有,你身上揹著的器材,我可以幫忙!”

全隊隻有顧北風一個女生,秦肆自然而然要幫著女生了。

視線透過雨簾,又看向前方那個走得很快的背影,秦肆咧了咧嘴,問道:“顧隊,他怎麼走那麼快?”

“不想見你,避著你。”顧北風不客氣的把身上的揹包分了一個給他……還有另外一個防水的揹包,裝的都是她自己製的藥。

不重,她自己揹著就行。

“小孟娃什麼都好,就是愛生氣。”秦肆嘀咕了一句,快步跟上去。

顧北風往前看了看,彎起的眼底若有所思。

……

“頭兒,基站損壞,很難修複。再加上我們缺少必要的元器件……修複基站希望不大。”宋天冒雨去看了基地,回來就隻剩絕望了。

秦霜大聲說道:“要不然,就隻能派人回去救援了。江隊,你拿主意,我們該怎麼辦?”

可山間暴雨,極端天氣……這裡的路況更是瞬息萬變。

這時候派人出去,就有可能折在路上,就再也回不來。

也有可能還冇等到出去,就被山裡隨時爆發的泥石流吞掉。

“我去!”宋雷道,“江隊,我出去一趟,把必要的元器件都帶進來,修好基站,才能跟外界取得聯絡。”

江野一直都冇說話。

他一雙目光冷凝,站最高處,身上穿著軍綠色雨衣,腳下踢著雨靴,頭上隻戴了帽子,往遠處看了一眼,又看一眼。

暴雨之中,隱隱有人影閃過……是人!

“有人來了。”他低低一聲,縱身躍下高坡,大步向著鎮子出口的方向跑過去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