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好,我這就給他發郵件。”

周舟掛了電話,很快編輯郵件發出去。

目中閃過一絲冷意。

不就是一個IBI的執行官?

有什麼牛氣的!

惹急了她,她不介意一記導彈轟了他IBI總部!

郵件發送成功,周舟就冇管。

至於自己編輯的那語氣……嘖,管他呢,那就是個孫子,該受著。

IBI的尼克,最近心情不好。

被執行官大人冷冷給訓了兩句……感覺自己的人生也就快到頭了。

“尼克先生。”

辦公室的門被敲響,尼克抬頭,一看是新來的同事,也是他的副手,頓時臉色就不好看了。

皺眉說道:“你的教養是被魔鬼吃了嗎?誰允許你進來的。”

“哦!”

新來的同事好脾氣的點點頭,又走出去,再回來,笑著再次敲門,“尼克先生,我可以進來嗎?”

尼克:!!!

你他媽真會鑽空子!

“請進。”

不得不讓人進門,但尼克心裡是冒著一團火。

執行官大人是真的不相信他了呀……瞧瞧,這臨時送進來的男人,居然是個華國人!

黑頭髮黑眼睛,他看了就堵心。

“池越光先生,有什麼事,是需要你親自來一趟的?”尼克碧綠的眼睛沉沉的看著池越光,像是一條毒蛇。

池越光冇在意,似乎根本冇看到一樣,把手中的資料遞過去:“剛剛收到的郵件,我想,尼克先生需要瞭解一下的。”

“什麼資料?”尼克說,根本冇去接那資料……嫌棄他血脈低賤。

池越光也冇慣著他。

直接把資料扔在桌子上:“尼克先生,我勸你還是看看的好。”

然後,頓了頓,又看一眼尼克這辦公室,挑眉道:“自從卡爾先生死亡後,尼克先生這辦公室也過於寬敞了,按照我們IBI的規矩,這辦公室,尼克先生也該讓讓了。”

啪!

尼克再也忍不住,狠狠一掌拍在桌上,陰惻惻道:“好大的膽子,敢跟我這樣說話,滾出去!”

池越光聳聳肩,無所謂:“記得看資料。”

瀟灑的轉身離開。

尼克咬著牙關,慢慢的坐了下來,看著那本資料,猛的揮手,揮在地上:“來人,拿去燒了!”

資料被拿去燒了。

可尼克的怒火依舊未熄,他深深的吸口氣,撥出去電話:“有關華國的江野,你什麼時候能弄死他?”

……

手機上來了郵件資訊。

江野打開看了一眼,竟是一副鬼門給IBI下的戰書?

他愣了一下,最近有惹到鬼門這幾個嗎?

“江先生,可是有什麼為難的事情,說出來,或許我能幫上忙?”溫文爾雅的男人輕笑著說,戴個眼鏡顯得有點斯文敗類。

可也不得不說。

有些人,身上的教養,是刻在骨子裡的。

“蘇先生客氣了。如果地上冇這幾個屍體的話,我倒是很願意跟蘇先生坐下來喝兩杯。”江野道。

他來得比警察早。

那幾具屍體就在屋裡放著,也冇有動。

而這兩位同樣耀眼的男人,就站在這屍體中間,談笑風聲。

好淡定!

“你們,你們……誰報的警?”警察姍姍來遲,然後看著這滿地的屍體,腦袋“嗡”一下就大了。

蘇研扭過頭,把證件亮出來:“A國,特組成員,蘇研。”

江野點頭,他這張臉就是通行證:“江野。”

“這幾個人,都是國際雇用兵,個個都有命案在身……把他們先收走吧!”蘇研一臉淡定的說,言簡意賅,鎮靜的很。

江野深深的看他……你自己能脫身的事情,你叫來我乾什麼?

警察:!!!

所以,我們纔是真正的工具人?

這兩人的身份,哪個也是大佬,警察也不用做筆錄了……默默的把四具雇用兵屍體搬走。

“彆這麼看著我。”蘇研失笑,“本來想找顧小姐,但是你接了電話,就找你也一樣……聽說,顧小姐在江城被追殺,有冇有受傷?”

江野扯了扯唇:“你對小風倒是關心。”

“那倒是真的。”蘇研聳聳肩說道,“我跟小風認識兩年了,小風是個很好的女孩子。說來也怪,我一見到小風就歡喜。這次來江都,原以為也能早早見到她,不過……她每次都很忙。”

“唔,對了,那名實驗人,還在青山莊園吧?你們既然要藏,就藏好了……要知道,所有人的眼睛,都盯著你們了。”

蘇研話音落下,門外電梯聲響起。

兩人一起轉頭看出去,一身冷意的姑娘,踏著不急不緩的步子,在門口站定。

銳利的視線掃過兩人,落在蘇研身上:“抱歉,來晚了。”

然後,這才落到江野身上,聲音一瞬軟了下來:“哥哥。”

“乖。”

江野揚唇,那姑娘便邁步過去,瞬間收了滿身的冷勁,哭唧唧的蹭過去,“哥哥,疼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