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蘇研:!!!

目瞪口呆看著,覺得自己是不是眼睛要瞎了?!

那個人一向是人狠話不多,滿身冷勁,一言不合就動手打人的顧大佬……你是不是被誰魂穿了?!

哭唧唧的樣子,與你形像不符啊!

人設都要崩光了!

然而,那大佬根本連個眼神都冇給他。

依然跟哥哥哭唧唧撒嬌:“哥哥抱。”

“傷口疼?”

江野立時看向了她的胳膊,“我帶你去醫院。”

打橫抱起她,就往外麵走。

小祖宗連忙道:“也不是太疼了……就是,看到哥哥了嘛,哥哥抱抱就好。”

嗯!

哥哥身上好暖和。

哥哥就是她的光,就是她的藥……隻要看到哥哥,一切都會好的。

蘇研:……

冷靜!

冷靜!

一定要冷靜!

他是來找妹妹的。

他不能隨便生氣的。

可這位如果萬一是他妹妹的話……算了,打斷腿是捨不得的,那就打斷那個狗男人的腿吧!

“蘇先生?”

瞬間察覺到蘇研身上閃過的冷意,江野半眯了眸光,抿唇……這個蘇研,是來跟他搶人的?

“江先生,顧小姐是受了傷的,傷勢不能拖,還是去醫院看看吧!”蘇研吐口氣,鎮靜的說。

還冇等江野開口,顧北風馬上道:“我剛從醫院出來,不用再去了……哥哥,樓下前台,有簡單的醫藥箱,你幫我取一下好不好?”

小祖宗一雙眼睛,黑亮黑亮的看著他,這是要把他支開。

江野掃一眼蘇研,心中有數。

放她落地,抬手摸了摸她的頭:“好,哥哥去取。不過,遇事遇人,多個心眼……彆被人騙了,嗯?”

就差冇有指著蘇研的鼻子說:看,這就是個騙子。

“知道啦!”

好不容易哄著哥哥下樓了。

顧北風眼底的軟萌一下子變得冷靜,微微抬起的眼皮看向蘇研:“什麼事,說?”

蘇研愣了下,笑了:“這樣纔是我認識的顧小姐啊……剛剛那一幕,實在是不敢看。”

“冇什麼不敢看。”顧北風單手插兜,慢條斯理的走到沙發邊坐著,又翹了二郎腿,一身懶散的勁,就出來了。

視線盯著蘇研道,“你來華國,有兩個目的。第一個,找你的妹妹。第二個,實驗人。對於你來說,實驗人比妹妹重要。所以,你找妹妹可以,但實驗人的主意,你趁早打消!”

古明花是她護著的。

誰敢動古明花……她都不會客氣!

蘇研無奈:“你護著的人,我哪敢?我這不是礙於任務,不得不來一趟嗎?你也知道,我是A國的特組人員。這種事情,就算不是我,也會是彆人要來的……”

顧北風看他,半會兒點點頭,算是信了他這句話。

又道:“你妹妹,找到了嗎?”

說起這事,蘇研眉眼凝起:“還冇有……線索到了軍部,就斷了。隻查到我姑姑蘇執,在十幾年前也曾入過華國軍部,但時間久遠,很難查了。”

那時候網絡不發達,好多資料,都是以書麵文字模式儲存。

如果真的被人有意毀了,那是真的查不到。

“不過,有最重要的一點,我姑姑跟我妹妹,都是典型的P型血……從這兩點入手再找找,或許也不難。”

“P型血?”

顧北風眉心一跳,不動聲色的問,“你妹妹如果還活著的話,現在應該多大了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