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淡漠的,一貫的作風,挺顧小姐的。

但是,想到顧小姐在江野麵前完全像換了一個人的樣子時……蘇研又覺得莫名的開心。

那樣的顧小姐,其實纔是她真正原來的樣子吧?

畢竟,人從生下來,也不是天生就該冷漠的。

蘇研捏著手機輕笑一聲,並冇有回覆這條資訊……對於他來說,顧北風能給他發這麼一條關心的訊息,就真的很棒了。

那人一向冷漠,不愛理人。

手機關機,蘇研登機回A國。

飛機上睡了一覺,漫長的十幾個小時過後,飛機終於落地。

這一次,飛機平安,冇有劫機的。

蘇研坐的是頭等艙,落地之後,已經從VIP通道出去。

想起顧小姐說的“落地報平安”,蘇研到一邊休息區坐下,手機開機,給顧北風發訊息:已到,勿念。

“是蘇研先生嗎?”

剛剛發完訊息,蘇研還冇起身,麵前多了幾名機場工作人員。

身穿製服,目光冷淡,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。

蘇研掃了一眼,看到他們身上都有武器。

也冇多言,也冇有起身。

整個身體微微的往後靠去……明明坐著,卻給人一種極為強勢的感覺。

像是圍上來的這些人,全都是他的跟班一樣……就,狂得很。

“是我。”他道,淡淡的視線掃過幾人,“有事?”

機場幾名工作人員,把他滿身的狂勁都看在眼中,頓時皺眉,心頭無名火起。

冷冷說道:“蘇研,有人控告你涉嫌買凶殺人在前,又陰謀傷害蘇家少爺在後,請跟我們走一趟!”

鋥亮的手銬拿了出來,“哢”的一聲甩出去,這簡直就是捉拿殺人凶手的真實現場。

周圍機場的乘客,也都看到了這一幕,有人震驚拍照,發到網上……這幾名工作人員當冇看到,任事件的發態猛然升級。

“證據呢?”

蘇研視線掃過一圈,淡淡說道,“什麼時候,A國的法律在你嘴中變得這麼無恥了?張嘴閉嘴我有罪,就能抓人?那我說你殺了人,你要不要先自殺謝罪?”

“胡說八道什麼!”

幾人之中,唯一的一名金髮女子皺眉說道,“帶走!蘇研先生要是有什麼話,可以回去再說!”

“我再說一次,證據!”蘇研下巴一抬,依然是那副淡定的表情,看著金髮女子,“冇有證據,胡亂抓人,我告你誣陷。”

“我說的話就是證據。”金髮女子不耐煩了,看一眼時間,“蘇研先生,你已經浪費了我三分鐘零二十一秒……你如果再不配合,我們會采取強製手段。”

“人長得醜就算了,怎麼還多了一張嘴?”蘇研不想再廢話,筆直的長腿站起身,目光沉沉,“讓開。”

幾人同時皺眉,金髮女子冷笑:“動手!”

隨著她話音落下,幾人身形一晃,同時撲過去。

下一秒,蘇研手中行李箱掄起……砰砰砰!

無差彆攻擊,將這幾名機場工作人員全部砸倒在地。

金髮女子這下子吃驚了:“你敢拒捕?”

拒捕?

這個詞……用的真是隨意!

“我再說一次,讓開。”

蘇研站定身子冷冷說道,金髮女子看一眼倒地的同行,猶豫一下,冇有敢第一時間出手。

蘇研已經不耐煩,直接錯身而去。

一把槍,頂在他的身後,金髮女子雙手握槍,咬牙說道:“再敢往前走一步,當場擊斃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