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接下來,便是嘟嘟的聲音。

已經斷了。

顧北風抿唇,重撥出去……對方已經關機。

眼底瞬間勾起莫名的寒芒,顧北風眸光垂落,捏著手機看了一秒鐘,轉身出去。

居高臨下從樓上露出小腦袋,向下看:“爺爺,哥哥,我能用一下書房的電腦嗎?”

“用吧!”

客廳裡幾個老頭老太,剛好四個人,坐在一起玩麻將。

江野化身端水小哥……不是給送點零食,就是給倒點水,伺候得挺到位。

周岩帶人去外麵巡邏,並不在場。

倒是這會兒,風揚跟塗寶寶聽說他們回來了,兩人也驅車過來湊熱鬨。

顧北風多看一眼塗寶寶:“你上來一趟。”

“好的,我馬上上去。”

塗寶寶興沖沖招呼一聲,跟風揚說,“你幫我看著點呀。一定要翠花奶奶贏……贏了你要給我買棒棒糖。”

“就這點出息?”

風揚嗬嗬,“贏了給你買跑車。”

做人做事嘛,格局得大點。

比如他……這格局是杠杠的大。

江野往樓上看了一眼,若有所思,倒也冇有跟著上樓,繼續做著端水小哥。

“姐,你叫我來做什麼?”

塗寶寶從兜裡拿出一個棒棒糖遞給她,“可好吃了,我一口氣能吃十個。”

顧北風看她一眼,把棒棒糖剝開,扔到嘴裡咬著。

電腦開機……然後打開軟件,十指如飛在鍵盤上操作。

半會兒,搜尋完畢。

螢幕上出現一張地圖,地圖上飄著一個已經停止閃爍的紅點。

“眼熟嗎?”

顧北風問,她伸出手指,點點那個紅點。

“咦?這不是,A國的醫院附近嗎?等等,姐……你再放大一點,我再確定一下。”

螢幕接著放大。

塗寶寶漸漸瞪大了眼睛:“姐,就是這裡!這……你定位的這個紅點,是蘇研?”

塗寶寶平時看起來總是愛玩,但她其實也很聰明的。

她跟顧北風,兩人共同認識的……且身份又是A國人的朋友中,也就蘇研一個了。

“是他。”

顧北風道,“說說他的情況。”

既然定位到了醫院……顧北風便直接進入醫院後台係統:“蘇研的爺爺,叫什麼?”

“蘇亨。”

顧北風輸入“蘇亨”二字,有關他的病例,瞬間就跳了出來。

“這不對呀!”

塗寶寶震驚的看著說,“我離開A國的時候,蘇爺爺這身體還棒棒的,還跟我爺爺一起打高爾夫,怎麼我這纔剛走幾天,他就身體器官多項衰竭了?姐,你再仔細查查,這其中一定有問題……”

顧北風接著往下看:“……重物擊中腦部,淤血存在於小腦,腦乾等部位,這麼重的傷勢,應該是深度昏迷。”

臥槽!

塗寶寶頓時罵了個粗口,說道:“蘇爺爺一向注重保養,更加註重安全……這一定是謀殺!”

顧北風不語。

從蘇研匆匆回國的態度上來看……他應該也知道他爺爺出了事。

否則也不能剛剛回去,就直接去了醫院,又被算計。

“寶寶。”

顧北風腳踩著地麵,旋轉著身後轉椅,將自己推離桌麵三尺之遠,目光淡淡,帶著戾氣,“我要去一趟A國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