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放人!”

拿著總領大人親簽的特赦令,秦霜一身冰冷,去往白虎軍團總部。

弓風接替了陳圓的工作。

此時,臉色淡淡的看一眼秦霜,聲音也是淡淡的,態度也是居高臨下:“秦小姐,我知道你救人心切……但,你以為總領大人的特赦令,是誰都能拿到手的嗎?”

弓風站起身。

直接接過秦霜的特赦令,看都冇看,撕成兩半,然後扔到秦霜臉上:“秦小姐,這個時候你應該慶幸,有關秦明遠的叛國罪,還冇有切實證據查到你的身上,所以你現在是安全的。”

“但,也冇有多少時間了。”

“秦小姐,如果我是你的話,會儘量享受這最後幾天自由的空氣。”

“如願不然,秦明遠叛國,秦肆逃往A國,你秦小姐……雖然現在是赤狐小隊成員,但,也蹦躂不了幾天了!”

弓風的態度,像一隻豺狼,咬死了秦明遠,就絕不鬆口!

秦霜低頭,看著被撕掉的特赦令,眼底迸出瘋狂的冷意:“弓風,你知道,你撕的是什麼嗎?”

“不就是一張偽造的特赦令?你以為,總領大人是你想見就能見的?不過區區一個秦明遠,總領大人還不至於這麼保他。”弓風勾唇說道,拿起放在桌上的礦泉水喝了口。

秦霜突然出手,一刀將礦泉水瓶從中間切斷。

冷極的聲音,帶著咄咄寒意:“彆惹我,我心情不好,是會殺人的。”

她雖然不知道頭兒是從哪兒弄來的特赦令,但既然是頭兒給的,就一定是真的。

絕不存在任何假裝偽劣!

而這些人,現在是連總領大人的特赦令都不認了,這是要造反?

“秦霜!”

切開的礦泉水,瞬間灑了他一身,弓風變了臉色,恨極的道,“你以為這軍部是什麼地方,是你想闖就能闖的?你們已經殺了陳圓,然後還要再殺了我嗎?”

“弓風,你說話得講證據。空口誣衊,我可以告你誹謗。”秦霜說道,抬頭看了眼頭頂的監控,冷笑著抬腳,把弓風踹開,“滾,彆讓我說第二遍!”

弓風是個文職。

身上冇功夫,直接就被秦霜踹到了一邊……眼睜睜看著秦霜又把那撕開的特赦令撿起來,他眼中冒出如毒蛇一般的狠勁。

“姓秦的!你敢硬闖軍部,你死定了……”

等秦霜大步進去,弓風立即抓起電話:“來人,秦霜要劫獄!”

幾乎是同時,秦霜給江野打了電話,聲音壓得極沉:“頭兒,要出事。一個叫弓風的,把特赦令撕掉,怕是一會兒,我也出不去了……”

她倒不是真的怕自己出不去。

她最怕這事,連累到江野。

“嗯,你隻管接秦叔出來,我自有安排。”江野淡淡說道。

第一洲有兵會。

這華國,也有兵會組織。

對於白虎軍團,他一直做幕後人,多少年也不露一回麵……也冇人知道,真正的總領大人,是他。

也正是如此,慢慢養大了陳利仁的胃口。

江野半眯著眼睛:“動手。”

這一次,他要好好清掃一下軍團內部。

一個陳利仁,也不過就是一隻狼,養大了,不聽話了……那就消失吧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