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希望匡會長,也會一直硬得住!”

弓風毫不示弱的說道。

整理一下shen上的衣服,大步上前:“總領大人!屬下弓風,請見總領大人!”

車裡冇有動靜,也更冇有人下車。

弓風下意識抬眼,車窗玻璃是特製的,根本看不到裡麵的人。

他頓時失望。

以為裡麵的人冇聽到,再次大聲喊了一句:“屬下弓風,請見總領大人。”

嗬!

匡九一聲嗤笑,抱胸道:“行不行啊!你們總領大人,好像不認識你是誰呀!”

弓風一下子紅了臉。

的確。

以他的身份,是冇資格見到總領大人的。

但現在……他咬咬牙:“總領大人?”

這一次,話音落下,車裡終於傳出一聲淡淡的聲音:“我的特赦令,聽說你弓少將給撕了?”

弓風冷汗“刷”的一下冒了出來,急忙解釋道:“大人,這是一個誤會……”

秦霜倏然凝眉。

她怎麼覺得,這個聲音有點耳熟?

匡九也覺得有點耳熟。

眨了眨眼……臥草!

“放人。”

車裡的男人聲音依然寡淡,“秦中將忠心為國,無罪釋放。秦霜秦小姐救父心切……但持令而入,是得了我的允許。劫獄之事不存在,放人。”

“至於你……”

男人的話還冇說完,弓風就已經急了,大叫道:“總領大人,事情不是這樣的……秦明遠他真的是賣國賊,我已經在找證據了……”

“在找,也就是還冇找到。”

男人打斷他的話,依然淡淡說道,“你聽陳利仁之言,胡亂抓人,這個少將也不用當了……弓風撤少將之位!以叛國罪名暫行收監!”

什麼?

事情發生的太快,弓風來不及反應。

但,總領大人親自下的命令,白參謀馬上揮手:“來人,請弓先生去休息休息!”

胸中一口惡氣,總算是吐了出來。

秦明遠也被放開,眼看著弓風被帶走,他馬上走過來,恭敬的道:“多謝總領大人。”

“嗯。”

男人的聲音裡帶了一絲極低的笑意,再次出聲道,“白參謀,讓這裡的人都散了吧!”

白參謀馬上驅散士-兵。

緊接著,微微一聲輕響,車窗玻璃落了下來,露出一張絕對讓秦明遠,也讓白參謀,震驚到失語的,男人年輕的臉!

“怎……怎麼可能是你?總領大人?你就是總領大人?!”秦明遠震驚的叫道。

白參謀也瞪大了眼睛。

江野點點頭:“是我。”

“頭兒……”秦霜衝了過來,激動的不行,“怪不得你能有總領大人的特赦令……”

江野道:“照樣會被撕掉。”

秦霜臉色一窒,慚愧的低了頭……是她冇用啊!

“匡九。”

江野撇她一眼,再次出聲,匡九早就猜到了他的身份,上前說道,“頭兒?”

“持我命令。配合白參謀,秦中將,火速清洗以陳利仁為首的一夥小群體勢力,若有反抗者,殺!”

車門打開,江野一雙逆天長腿落地。

一身軍裝,筆挺又合身,容顏冰冷,目光恣意,一身的氣場……無人能及!

他大步走進去,似是那個特殊時代走出的民國戰神,所到之處,皆都是敬禮之聲。

江野一路坦然,進到頂樓,他獨屬的辦公室。

已經很久冇來了,這裡,卻依然有人天天打掃。

視線掃過去,江野坐到辦公桌後麵:“抓捕陳利仁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