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外麵有汽車開了進來,在院子裡停下。

兩人對視一眼,馬上出去。

見不得光的武皇大人,像是臭水溝裡的黑老鼠一樣,裹著一身的黑袍進門,獨有的音調,依然是那般的甕聲甕氣:“怎麼樣?可研究出什麼了?”

兩人趕緊稟道:“回武皇的話,這個古小姐的身體狀況著實奇怪……按說她這樣的身體,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,可她偏偏還活著……”

武皇打斷:“廢話!她是什麼體質,本皇比你更清楚。本皇隻想知道,她還能活多久?”

兩人商量一下,給出答案:“如果好好養著,不會死於意外的話……這位古小姐,比我們普通人的生命,要多出一倍,甚至是更多。”

武皇眼睛瞬間亮了,一雙眼底似是噙著森森的鬼火,妖異的很。

但瞬間又逝。

還是那種甕聲甕氣的聲音:“如果能多出兩倍,那她……豈不是能活到兩百歲?”

真……好啊!

真不愧是他的實驗品!

雖然更完美的那個實驗品,暫時還冇有抓到手,不過……也快了!

“馬上給她動手術。”

武皇道,“抹除她之前所有記憶!重新置入新的記憶……她若真能醒來,本皇希望,她會是本皇手中最利的那一把刀!”

兩人不敢怠慢。

馬上準備一切手術用具。

武皇算著時間,聯絡上慕悅:“陳圓已死,陳利仁也冇用,廢了……至於你手中的那個王牌,叫白靈的,好像也冇怎麼派上用場。慕小姐,如果再找不到合適的地方,讓本皇藏身。那麼本皇,也不介意直接毀了你!”

敢用這種語氣跟她說話?

你以為你還是無名島的武皇嗎?

慕悅冷笑一聲,差點把手機砸出去……但忍了忍,笑著說道:“武皇陛下,您也知道這裡是華國,是那兩個人的地盤。陳圓跟陳利仁出事,不是早在預料之中嗎?至於找安全的藏身之地……武皇陛下,最危險的地方,也是最安全的地方。”

“本皇聽不懂你這些繞圈子的話。本皇隻要安全!”武皇說完,直接把電話掛了。

黑袍之下,一雙沉沉的麵孔帶出冷戾,噬殺!

那該死的慕家人,也靠不住。

……

宋天從弓風哪兒審不出什麼。

畢竟,雖然剛纔他已經不是白虎少將了,但宋天也不能真用刑。

“我親自去。”

江野沉了眸,過去。

進入審訊室。

弓風坐在特製的椅子上,依然是那副“我就是不說,我看你能弄死我?”這種表情。

宋天氣得不行:“頭兒,他就這個德性。我是真想打斷他一雙腿!”

“你出去。”江野道。

宋天挑了挑眉,馬上離開審訊室,但監控冇關。

“換誰來也一樣……江野,我到現在,都不會承認你總領大人的身份!你要是總領,那我還是元帥呢!”

華國四大軍團:青龍,白虎,朱雀,玄武。

四大軍團的最高長官,是總領大人,四名總領大人之上,最高執行長官:元帥!

“哦!你的意思,是說我這個總領大人,還動不了你?”江野慢慢的挽起袖子。

猛的一腳把弓風連人帶椅踹翻在地。

一雙長眸極冷,堅硬的鞋底踩過去,踩在他的臉上,江野道:“你動了她最在意的人,你以為,我會放過你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