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因為上次偷偷喝酒的事情,反正小姑娘現在不敢接哥哥的電話。

手機一直唱著歡快的歌曲,使勁提醒著她來電話啦,來電話啦!

小姑娘愁眉苦臉,嘀嘀咕咕:“不接不接就不接,一定是訓我的……哥哥好凶。”

宋雷進門,一眼就看到了她這個……蠢勁,“噗嗤”一聲就笑了,然後又趕在這小祖宗突然冰冷的眼神掃過來之前,快速說道:“顧神,我錯了……那什麼,塗家給我們下了貼子,晚上要去參加宴會,並特意邀請顧神前去。顧神,要不要去?”

短短兩天時間,都不叫顧小姐,直接改顧神了。

“寶寶呢?”顧北風問,皺眉道,“有兩天冇見她了,她跟風揚去哪兒了?”

宋雷心想:我哪知道去哪兒啊!

回了A國,那倆就是脫韁的野馬,管他們去哪兒瘋呢!

說話間,電話終於不響了,那邊江野放棄了繼續打電話。

顧北風頓時暗戳戳鬆了一口氣。

還好,不用聽哥哥訓話了,要不然,她腦袋都要炸。

“顧神,是頭兒的電話嗎?”宋雷咳了一聲,明知故問……他的手機也響了。

拿起看了眼,是華國來電。

上麵恭敬的標註:江頭兒。

“既然是塗家的宴會,是肯定要去的……”顧北風看他一眼,聲音又淡又冷,宋雷捏著手機看了會兒,默默的調了靜音,放到一邊,眼不見為淨。

顧北風挑了挑眉,對這個操作給滿分。

“按計劃行事。”顧北風道,總覺得這兩天,似乎忘了什麼事。

周舟帶著一身的香汗淋漓,從外麵跑步回來,好奇的道:“風揚跟寶寶,人家是郎有情妾有意的,出去就不知道回來了……黑龍呢?黑龍這纔剛到A國,難道也脫離了單身狗係列?這都幾天了啊,連人影都冇摸著。”

顧北風:!!!

唔。

她是絕不肯承認……居然把黑龍給忘了。

一臉淡定的說:“通知黑龍,讓他晚上去塗家參加宴會。另外,給風揚發一份電子請柬。”

到底是龍潭,還是虎穴,總是要闖一闖!

“裡麵的人,出來!到了我們A國的地盤,連保護費都不用交的嗎?”外麵突然響起的叫聲,隱隱透著獨孤求死的勁頭。

宋雷目光沉了下去,一把抓起還在閃個不停的手機,他衝了出去:“顧神,我去看看。”

周舟:……

默默的往外看了眼,然後再回頭看看自家的小祖宗,問一句:“我說,你怎麼嚇他了?”

“冇嚇他。”

顧北風道,“整整四天時間,蘇家都冇有動靜。今晚塗家的宴會,怕是不安生。”

“真要去”

“去。”

嬌小的姑娘半眯起眼睛,眼底透著與她身份不符的狠辣,“帶上蘇研。”

嗬!

這是真打算要搞事情啊!

不過,乾得漂亮!

“小風,最近歇廢了,我也出去活動活動。”周舟揚唇,抓了把趁手的武器,便風姿搖曳的邁了出去。

顧北風沉眸片刻,終於捨得聯絡上黑龍,還冇開口,黑龍就已經炸了,衝著電話吼道:“小月亮!咱們還是不是鐵哥們的關係?!你行啊,你可真行!這都把我忘這裡幾天了?彆跟我找理由,我不信……”

顧北風沉默。

好半天,聽他氣急敗壞吼完之後,才“嗯”了一聲:“我冇找理由。還有,塗家設宴,要去嗎?”

黑龍:!!!

攢了一肚子的怒火還冇等衝出來,突然就滅了。

唔。

塗家啊!

那個……挺好玩的塗大公子?

“去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