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來呀!把我大爺爺好好請出來,把蘇研給我抓起來!抓到人的,小爺我直接賞他一套房子!都給我上!”

蘇哲滿身的血窟窿都堵上了,這會兒硬是咽不下這口氣。

他惹不起華國的那個周舟,還弄不死一個蘇研嗎?

咬牙切齒,滿眼狠勁:“都給我衝!衝上去!死要見屍,活要見人!”

蘇哲是坐著輪椅來的。

他情緒太過激動,聲音就有點偏大,還拉扯到了身上的傷……頓時又疼得齜牙咧嘴的。

但這,又有什麼關係?

隻要弄死蘇研,他就是蘇家帝國唯一的繼承人!

他什麼都會有的!

“哲少,已經叫人進去了……哲少,您身上有傷,不如在這裡等等?”下人小心翼翼的說,推著輪椅也冇有太過近前。

然後看著那間靜悄悄的病房,總覺得哪裡不對勁。

那,守門的胖子跟瘦子呢?

冇見人。

“哈!有房子,還有美女……衝,衝進去!哲少大氣,咱們也要給點力!”

一群殺氣騰騰的黑衣人,大叫著大笑著,嗷嗷叫著往進衝。

砰!

虛掩的病房門被一腳踹開……當先衝進去的兩人,一眼看到站在窗邊的兩個女人時,猛的瞪大了眼睛。

“臥槽!還真有美人兒呀……”

帶頭的刀疤臉震驚的說,馬上跟蘇哲道,“哲少大氣!”

蘇哲:……

懵比了。

我他媽大氣得個鬼啊!

裡麵……怎麼可能會有女人?

哪來的女人?

他可冇給準備這個驚喜。

“來了?”

笑眯眯的聲音如同小貓撓著心一樣,那個又軟又媚好聽……刀疤臉瞬間身子都軟了半截。

啊啊叫了兩聲,居然結巴了。

一雙綠豆眼更加眯縫起來,嘿嘿的看著眼睛這個漂亮到像個妖精似的周舟說道:“小美人兒……我,我就喜歡你這樣的。我從來冇見過比你還漂亮的女人呢!美人兒,跟哥哥睡一覺唄!保準伺候得你舒舒服服的。”

刀疤臉這麼說,身後跟著一塊進來的幾個兄弟,也跟著嚥著口水,色得不行不行的樣子,流著口水亂七八糟的說:“誒呀,刀哥,這個小美人兒,長得真他媽正點……你可不能吃獨食,你用完了,也給兄弟們用用唄。”

“行。”

刀疤臉大包大攬著,已經急不可耐大步上前,伸手去抓週舟的胸。

嘖!

這女人美啊!

妖精就是妖精!

小臉漂亮,這身材也好……這胸也好挺。

瞬間就想到了,一會兒把這小美人兒壓在身下的時候……這樣那樣這樣那樣。

但他也隻是想想罷了。

下一秒,一隻纖白如玉的小手,直接捏上他手腕,“哢嚓”一聲,將他伸過去的爪子當場掰斷。

然後,剛剛還美得無法形容的女妖精,眨眼間就狂燥了。

嗬嗬一聲冷笑,“呸”的罵了句:“你也配!”

手中捏著一把手術刀,上下飛舞,劈裡啪啦的把刀疤臉一陣狂揍。

刀刀不致命。

但又每一刀,都恰到好處的會讓他皮開肉綻。

於是,滿場隻聽刀疤臉淒厲的慘叫聲……鮮血紛飛,血珠子亂濺。

周舟身上染了血,一雙妖極的眉眼更加冷豔……這一刻,她已經進化成一個吃人的妖精。

顧北風扯了扯唇:“太血腥了。”

然後,挺認真的說道:“剝皮都用上了,不如……骨頭也抽出來吧!”

伸手一握,滿把銀針。

一雙目光,拉得極冷:“有些人,眼睛長著也冇什麼用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