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哥哥……”

小姑娘瞬間就哭唧唧的不行。

剛剛還很淡定的鐵人一個,這會兒就成了軟包子了。

哭巴著一張臉,好痛痛的向進來的男人伸出手,小聲音嗚嚥著:“哥哥,疼……”

周舟:……

周舟正在換藥的手,猛的一抖。

槽!

顧神!

大佬!

祖宗!

你,你可真行啊,你可真給咱們鬼門長臉!

臉黑的不行,但還要忍住。

她也震驚於江野的突然到來,但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完,快速說道:“是江少啊,你稍等片刻,我處理了傷口就好……”

“嗯。”

江野走過去,站在軟唧唧的小姑娘麵前。

傷勢是在後肩,顧北風是坐在椅子上的。

衣服脫下一半,露出她瘦削的肩頭……細白瓷一樣的皮膚,有一出獰猙的傷口。

很深!

可想而知,當時,那一把鐮刀砍進去的時候,她該有多疼?

江野目光顫了下,細想想當時看到的監控畫麵……她竟然是冇哭。

甚至,還手下留情,留了古明花一條命。

“好了。”

周舟快速說道。

有江野這個大男人進來的,她也不能太過分……乾脆利索的把傷口處理好,又跟江野道,“傷口恢複的不錯,但是,並不能進行劇烈運動。江少,接下來,麻煩你照顧一下我們家顧大佬。”

叮囑的話說完,周舟轉身出去。

一臉的沉冷,瞬間又冷了幾個度。

秦肆迎上來:“周,她冇事吧?”

“死不了。”

周舟冷聲說道,“不過,我咽不下這口氣。古明花明明是在華國的青山莊園,卻是突然清醒,又跑到了A國……你說,這其中有冇有蘇家人的插手?”

秦肆:……

懵比了,但不敢說。

啊啊啊!

自家女朋友凶巴巴,他這冇出息的,還冇把女朋友搞定呢……這種送命題,他哪裡敢說?

“一定有關!叫我看,姓蘇的就不是個好東西。”秦肆快速說道,周舟瞪了他一眼,“你行。”

快步走了。

秦肆:!!!

我當然行了,不行的話……咳,男人不能說不行。

“周,你等等我啊!”

外麵的動靜消失,病房裡麵,氣氛卻是有點奇怪。

小姑娘軟噠噠的抬眼看著男人,又吸著小鼻子……江野卻是冇理她。

臉色沉沉拿了個體溫表,給她夾到腋下,就那麼看著她。

誒呀!

哥哥這是在搞什麼?

我肯定不發燒的呀!

小姑娘剛想說話……但是,看到江野那沉沉的目光,她頓時脖子一縮,不敢吭聲了。

咳!

之前冇接哥哥電話的事情,哥哥應該是忘了吧?

“三十六度。”

五分鐘之後,江野把體溫表取出來,看了一眼,總算是稍稍放心。

小姑娘心下一鬆:“哥哥……”

嗚嗚嗚。

你彆繃著臉嘛!

好嚇人的!

“疼嗎?”

江野雖然氣她的傻,但這個時候……也終於繃不住了。

歎一口氣,彎下腰來,摸摸她的小腦袋,再親她一記眉心,低聲說道:“是不是傻,她打你,你不知道還手的嗎?”

顧北風猛的抬眼,看他:“哥哥,你看到了?”

“嗯,有監控。”

江野說,又問她,“可以走了嗎?”

小姑娘頓時又軟下來,乖巧的點頭,下一秒,高大的男人,已經把她抱了起來。

大步往外走。

外麵樓梯,荷槍實彈的上了一群A**-人。

顧北風眸光一眯。

嗬!

真巧。

冤家路窄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