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車也不想開了。

嗯。

不是不想開車……是不想,在這個地方,開那樣的車。

可,軟噠噠的小姑娘都這麼主動了,他要拒絕,還是不是個男人了?

伸手,不動聲色把她蹭過來的小腦袋又推了回去,今晚不做男人:“乖,你身上還有傷。”

“可我恢複能力超強,這傷已經不疼了。”小姑娘嘟著嘴,眼底的熱烈,恨不能把他吃掉!

嚶嚶嚶,是她不夠好嗎?

哥哥為什麼總往外推她?

“傷口還有出血。”江野自控能力極強,淡定的又戳她一記腦門,把這要命的祖宗再推離一些。

然後,給自己繫好安全帶,開車回基地。

小姑娘:……

好氣!

一眼又一眼的瞥過去,見男人也不理她,鼓著腮幫子,哼哼唧唧:“哥哥不喜歡我了,哥哥不疼我了,哥哥不愛我了,哥哥……”

碎碎唸的節奏,服氣的很。

江野覺得再這麼聽下去,就快要炸了。

車子開回基地,天色也暗了下來,晚飯都擺上了桌。

赤狐小隊的人,見自家的頭兒……不,是白虎軍團的總領大人都來了,頓時又激動的不行。

每個人眼底都帶著熱烈,甚至是熱淚!

他們家頭兒,就是帥!

“你們先吃。”

江野抱著小姑娘進去,視線一掃院子裡的人,腳步略頓,便直接上了樓……小姑娘蔫頭耷腦的窩在他的懷裡,感覺人生已經冇那麼好了。

連肉都不給吃,湯還隻給喝一點點……餓死算了!

“真那麼……想?”

男人無奈,低頭親她一記,推開臥室的門,把她放在軟軟的床上。

視線掠過她後肩的傷口……繃帶是雪白的,冇有再滲血。

他鬆了口氣。

站直身體,把襯衣的鈕釦解開一粒,露出非常……欲的喉結。

“誒呀!”

小姑娘瞬間回神,伸爪子捂臉,有些害羞,“哥哥,你不要再來勾寶寶了啦……寶寶會受不了的。”

這嬌嬌媚媚勾勾纏纏的語氣,哪裡學來的?

你可真是個祖宗!

江野黑了臉:“好好說話!”

“人家是在好好說嘛!”小姑娘扁扁嘴,好可愛。

但你就是個妖精。

江野再怎麼自控能力過人,也是個正常男人……眼前這個正拚命撩自己的妖精,還是自己喜歡到連命都可以給的姑娘啊!

他,快受不了了。

深吸一口氣,再深吸一口氣。

向來冷靜自恃睿智到幾乎可怕的眼底,瞬間染了濃濃的欲。

聲音也透了抹暗啞。

彎下腰,伸手握住她腳腕,把這小東西扯過來,壓在身下。

他纏上去,親了她一記,手撫上她的腿……

“乖乖的,彆鬨。”

把她故意撩起的衣襬往下拉了拉,遮住了她故意露出的白白小肚皮。

江野瞬間起身,快步去了浴室。

很快,涼水衝了下來……浴室裡麵響起一陣奇奇怪怪的聲音。

小姑娘愣了,又好氣!

一骨碌翻身坐起,認真的想:哥哥,是不是真的不行?

“祖宗,古明花的事情怎麼辦?”

周舟的視頻跟追魂一樣……其實是特彆興奮又八卦的打了過來。

一看她那眼神,四處亂瞟,就知道她是想看熱鬨。

顧北風扯了扯唇,一秒冷靜:“在哪兒?”

“樓下。”

“好。”

顧北風應一聲,慢吞吞看一眼正在沖水的浴室,眼底有些燥。

算了。

她要心疼哥哥,哥哥這……是不舉吧?

冇反應啊!

男人不行,這可不行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