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孤男寡女要分開住的。

江野開了兩個房間,顧北風扁了扁嘴,冇說話,一路拉著江野的衣袖上了五十三樓。

五十三樓,站得高望得遠,整個江都市的風景就在眼底,一覽無遺……甚至能看到遠處的山,黑濛濛的,在星光的照耀下,顯得極為幽深。

“哥哥。”

從浴室洗澡出來,顧北風胡亂的拿毛巾擦了頭,光著腳去敲對門江野的房間。

江野剛好也從浴室出來,聽到她敲門叫哥哥的聲音,心下一緊,還以為她出了什麼事……順手抓了浴巾圍在腰間,把門拉開。

外麵的小姑娘一腦袋紮進來,兩隻軟軟的小手抱住他的腰,小姑娘軟著鼻子哭唧唧:“哥哥,我怕……”

怕?

你一個全身都是秘密的小祖宗,連那麼危險的災區都闖了,也冇見怕過,這時候怕啥?

江野全身僵硬的低頭看她……一臉黑線。

就,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。

行吧!還以為她出了啥事,急火火的就出來了……結果,就這麼一撲一抱,說怕?

臉色抽了抽,淡定的伸一指頭把她推開:“怕什麼?這酒店保安措施很好,我就住對門。有什麼事,我能聽到的。”

顧北風看起來真的很怕,小臉白的很。剛剛洗完澡,她隻胡亂穿了個睡裙,露出她青青灰灰的胳膊……上麵的針眼淡了一些,但依然能看得到。

江野目光一頓,不等她開口,伸手把她重拉回懷裡,轉身關門。

然後,他無奈的語氣,從她頭頂低低散落,似是最溫柔的守護神,在護著她,柔柔的道:“不怕,我在呢!”

不管怕什麼,都有他。

顧北風吸了吸鼻子,又吸了吸鼻子,伏在他的懷裡,聲音啞啞的說:“……哥哥,有鬼,真的怕。”

鬼?!

纔信!

江野臉色黑了一下……門打開,提著這祖宗的脖子回了她自己的房間。

房門打開,臥室牆上掛著的液晶電視裡,正在播放一個殭屍劇……這祖宗看了一眼,嚇得不行,“哇哇”又哭著抱著江野的脖子死不撒手。

順便,一雙腿用力掛在江野的腰間,怎麼看,怎麼暖昧。

江野:……

剛剛是臉黑,現在是臉綠了!

“顧!北!風!”

一字一頓咬牙說著,隱隱還能聽到他磨牙的動靜。

關鍵,他隻裹了一條浴巾,下麵都是空的,上身什麼都冇穿,就被她用臉蹭蹭蹭……心火都冒上來了!

這祖宗,知不知道什麼叫男女授受不親?!

“哥哥,怕,有鬼啊!”

這祖宗依然在他身上掛著,哭聲能把他耳朵震聾!

江野:!!!

忍了忍,又忍了忍!

找過遙控器,順手按了幾下……剛剛還冒著恐怖聲音的電視畫麵,順便變成了嘻嘻哈哈的童音。顧北風眨了眨眼,又眨了眨眼,遲疑的放開他,慢慢回頭去看。

嚶!

喜羊羊與灰太狼!

“這回不怕了,你慢慢看。”江野黑著臉說,把身上這祖宗扒拉下來,一刻都不帶停的,轉身回了自己房間。

顧北風:……

剛還哭唧唧的臉,這會兒也不哭了。

順手把遙控器放一邊……想著剛剛江野哥哥那一把好腰,挺給勁啊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