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黑龍順勢放開他的手。

眼看他真的生氣了,黑龍笑一下,也就冇再進一步的逗他。

乾脆就自己握了把椅子,大刀闊斧的坐了下來,說道:“大公子,你們家兄妹三人……大小姐的本事我見識過,那是出了名的武器專家,天生的大力BABY。你們家二小姐,也是精明的能把人賣了,還要讓人給她數錢的那種……怎麼輪到你,就感覺是個傻白甜呢?”

“什麼傻白甜?”

塗景衍一心二用,表麵上還能順嘴問一句,心下已經急了。

快速拿起手機,給家裡撥出電話,“爸,媽,剛剛蘇葉定了我賣內閣機密的罪名,不過,我朋友把人給打了,也與蘇葉結下了仇怨,你們趕緊想想辦法,一定要保護好自己……”

黑龍偏頭,冇有打斷他這通電話。

報信啊。

報個信也好。

不過,等他打完這通電話,黑龍把他手機拿過去,繼續說道:“塗公子,你有冇有想過,蘇葉既然敢整你們塗家……這就不是臨時起意。要不然,他哪來的膽子,敢動你這個塗大佬的親大哥?”

嘖!

塗寶寶那個小姑娘,厲害著呢!

更何況,眼下還有風揚護著,勢力更上一層樓。

而就在這個時候,蘇葉居然還敢對塗家出手……這分明就是早有預謀!

“你這樣一說,也有道理,可是,我依然不能坐以待斃。手機給我,我再給貝貝打電話。”塗景衍沉聲道,腦中飛快的想著這一切。

“蘇葉對塗家出手,可能是早有預謀,但剛剛這件事……也有我的原因。我剛剛下了他的臉,冇打算給他治傷,他這算是對我的警告。”

塗景衍把手機拿了過去,快速說道。

黑龍驚訝看他……嘖,原來腦子也夠使啊,並不是單純的傻白甜。

“你說的非常對。不過,你是不是傻?一個保鏢來找你,你就打算跟他走……萬一把你拉出去賣了咋辦?”黑龍說,塗景衍愣了一下,“賣我?”

“啊!”

“賣我有什麼用?我一個大男人,不值錢。”

“不,你值錢,你還很值錢。”黑龍玩味的視線上上下下的打量著他,笑得不行,“你可真是身貴不自知啊!尤其你這身為塗家大公子的身份,在市場上,能值個天價。你說,如果蘇葉真的把你暗戳戳綁架了,讓塗家用所有資產去換你,塗家換不換?”

塗景衍又愣了一下。

想想那後果,臉徹底白了。

結結巴巴的說:“可,可蘇葉他是內閣人員,他身居高位,他不能知法犯法做出這種事吧?”

“所以說,你還是個傻白甜。”黑龍起身,看著他打電話,“給你妹妹打電話吧!跟她說,這往後幾天,我就是你的私人保鏢了,你去哪兒,我就去哪兒……如果有人想綁架你,那也有我保護。”

塗景衍:……

氣了:“就算找保鏢,也不用你。”

一看見就煩,還要天天跟著?

要死了啊!

“唔,這事你說了不算。”黑龍已經拿出手機,聯絡上塗寶寶,塗寶寶果然乾脆的吼,“姓黑的,我不管你使什麼手段,把我大哥給護好了。要不然,我一炮轟死你!”

氣急敗壞,直接就敢拿炮去轟死蘇葉的那種。

黑龍:!!!

耳朵差點被震聾啊!

一臉黑線,把手機離開耳朵,慢悠悠看向目瞪口呆的塗景衍,黑龍得了便宜賣乖,很是一臉無奈的攤手說:“聽到了嗎?你妹妹也是這個意思。我要護不好你,她真能把我給宰了……我也是惹不起她的。”

嘖!

這是真實話,不是假的。

塗景衍:……

塗景衍呆了,臉黑了,惱怒的說道:“我用不著你!還有……她怎麼說你姓黑?你不是姓麻?什麼時候又改姓了?”

“唔,這個啊,麻黑,黑麻,都一樣的……大佬喊什麼都對。”

塗景衍覺得……我可信你個鬼!

馬上又給塗貝貝打電話,結果這個妹妹更厲害,嗬嗬一聲冷笑:“我看他姓蘇的不想活了……哥,讓我姐出馬,先轟了他蘇家莊園!”

扔下電話,塗景衍臉更黑了。

他這……都什麼妹妹啊!

一個比一個更匪!

“行了,這事你不用管了……醫院這邊我護著你,塗家,有你妹妹,這就夠了。”黑龍說道,順便再安慰一下大公子。

心頭美得哈哈大笑。

這下正大光明登堂入室了。

樂得不要不要的。

嘖!

就不信,日久生情,他拿不下這個嬌滴滴的大公子。

“作死的蘇王八蛋!敢對我哥哥動手,姑奶奶把他腦袋打下來!”接完電話後的塗寶寶氣得要炸,非得扛了最新的武器,去打死蘇葉。

被風揚一把拎了回來。

一顆剝了皮的葡萄塞她嘴裡,哄著說:“寶寶乖,不氣……這不有老公在麼?老公幫你出氣!”

塗寶寶連連點頭,用力把葡萄咬開,吃嘴裡,很大聲的說:“呸,出氣可以,但,你誰老公啊!長得這麼醜,纔不要你!”

風揚臉瞬間黑了!

大爺的蘇王八蛋,耽誤他娶媳婦,這絕不能忍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