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江野挑眉:“燙?”

“啊!”

小姑娘有點心虛的趕緊點頭,又一臉討好且乖巧的說,“哥哥,你喝一口嘛……嚐嚐味道好不好?”

為了騙哥哥喝下這個藥,顧北風也是費了心思的。

這藥,無味又透明,保證,好喝。

江野:!!!

總覺得這小姑娘……莫名有點鬼祟。

算了算了。

不就一口湯,喝就喝吧!

坐下來,拿著勺嚐了一口,點頭道:“味道不錯,也不燙了,你喝吧!”

顧北風:……

不不不,還是你喝吧!

連忙把剩下的小半盆雞蛋湯端起來,幼稚說道:“我喝這個,你喝那個……哥哥,不能浪費呀!我一半,你一半,我們都要喝完!”

咕嚕咕嚕咕嚕!

一抹嘴,很得意的說:“我喝完了,哥哥,你的還冇喝。”

江野:……

看著麵前一小碗的雞蛋湯……端起喝了。

顧北風看著,頓時就鬆一口氣,江野把碗放下。

無奈。

這小姑娘八成是在湯裡做了什麼手腳吧?

不過,哪怕是毒藥,他也是喝了。

叫宋雷過來收碗,江野起身,牽著小姑娘上樓:“寶兒,洗澡水已經幫你放好了。”

小姑娘嘿嘿嘿的樂。

一雙漂亮漆黑的大眼睛,平時厲害的很……眼下就笑成了一個二傻子似的。

一路上樓梯,一路看著江野直樂。

唔!

哥哥好乖。

隻要哥哥聽話,再把剩下的一管藥喝了的話……那哥哥的隱疾也就好了吧?

臥室跟浴室都在二樓。

顧北風抱著衣服,美滋滋的去洗澡。

快樂的一直在哼著歌。

江野回了房間,多加一碗雞蛋湯,也冇有多撐……他習慣性的給自己泡了壺茶,慢慢喝著,順便拿了本時政類的書籍打發時間。

隻是,也不知道是空調溫度不合適,還是覺得這茶水有問題。

慢慢的,身上的燥勁起來了。

他皺了皺眉,把空調溫度又調低一些,覺得差不多了,坐過去繼續喝茶,順便等著那小祖宗洗澡出來。

她慣常不給自己吹頭髮,江野就包了這個活……禁止她頭髮不乾就睡覺。

可,等了不過幾分鐘,感覺身上的燥勁又起來了。

身體裡有一股火,時不時的往外冒著。

茶喝不下去了,書也看不下去了。

但心頭那股火,還是冇下去。

他煩燥的解開兩粒脖間的釦子,還是覺得呼吸有點困難。

忍不住抬頭向著門外掃了一眼……那邊嘩啦啦的水聲似乎停了。

他長吐口氣,突然起身,邁步出去。

拉開門的瞬間,剛剛洗完澡的小姑娘過來了。

身上裹著裕袍,瞧起來小小一隻,頭髮是濕的,鼻頭是紅的,臉蛋像是剝了殼的雞蛋一樣,白得耀眼。

他拉開門的時候,顧北風也很懵比,保持著舉手敲門的動作,震驚的看著麵前的男人,乖乖巧巧的一聲:“哥哥,你……”

下一秒,男人猛的伸手,一把拉她進門。

大手摟著她的腰身摁向自己,旋身的瞬間,腳尖極快的勾上門。

砰!

軟軟的小姑娘被他壁咚在身後的牆壁上。

大手在電閃之間,已經捏起她的下巴,撥出的氣息,帶著隱隱的火熱。

啞著聲音問她:“寶兒,那湯裡,你放了什麼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