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車裡兩人看到的現狀就是。

爆炸過後,很快就從蘇公館的大門內,一前一後跑出來兩個人。

蘇哲一邊跑一邊yue,倒是他也想開車。

但是,又想想自己這一身的臭,自己都要臭暈了,就不要再連累他的豪車了吧!

於是,直接打了電話,讓彆人的車來接他。

打完電話,手機也直接扔了。

太噁心。

然後,他再也受不了自己這齷齪樣,連吐帶yue的崩潰著,順便還歇斯底裡的把所有人都罵了個狗血淋頭。

戴雅亭雖然也是滿身的狼狽,但到底……冇有進過嘴裡。

於是,心態詭異的平衡著。

還有心思安慰一句:“哲少,冷靜一下。你這樣子衝出去,要是被媒體抓拍到了,後果也是難以控製的。”

蘇哲回身,“啪”的一記耳光甩過,眼睛紅成了兔子:“你給我閉嘴閉嘴閉嘴!他媽的……要不是你這個賤貨,非要在花園裡走走,老子能成這樣嗎?!”

他最近夠憋屈了。

在華國被那個女妖精打折腿,差點打死不算。

好不容易回A國了,原以為到了自己地盤,總該放心了吧?

可是,放心個屁!

人在家中坐,禍從天上來。

他招誰惹誰了?!

蘇哲氣得要炸……甩了戴雅亭一耳光後,這火還冇下去,還想著再甩一耳光。

可,掌心間傳來的那種噁心的感覺……讓他再度又一次崩潰。

眼看著那張臉,也足夠噁心,他打不下去了。

戴雅亭被打懵了。

咬咬牙道:“哲少,你什麼意思?你憑什麼打我?”

“憑什麼?憑老子願意!你這個喪門星!賤貨!你給我滾!滾!”

手不能打,噁心。

用腳總行了吧。

一腳把戴雅亭踹倒在地……發狂的毆打著。

戴雅亭:……

她再不濟,也是A國的警員。

還輪不到被人如此毆打。

可她又不知想到了什麼,竟是默默的冇有還手,任憑蘇哲如同野獸一般的發泄著。

哢!

燈光倏然一閃,戴雅亭猛的警覺:“哲少,有人……”

蘇哲反應過來,猛的轉身,先捂自己的臉。

就在這時,他們叫的車到了。接到報警的警方車輛也到了。

車燈閃了閃,車裡下來了兩人……一看蘇哲兩人這個狼狽樣,下意識往後退幾步:“哲少,你們……”

“少廢話!上車!”

蘇哲吼叫著,首先衝進車裡。

戴雅亭也從地上爬起,跟著衝進去。

他們兩人……一個是內閣要員蘇葉的親侄兒,一個是A國警員一朵花,他們誰也丟不起這個臉。

他們剛走,接到報警的警方車輛也到了。

車裡下來的人,竟然是……蘇研?!

蘇研皺著眉,目光涼涼的看著前方的蘇公館三個字……銳利的目光藏在了漆黑的夜色中。

腳上的靴子到小腿位置。

看起來極為利索。

下車之後,踩著腳下的路麵……猶豫一下,並不想進去。

淡聲道:“你們幾個,進去看看。”

跟他一起來的人,下意識皺了皺眉,但還是捂著鼻子進去了。

嘖,惹不起啊,誰讓人家姓蘇,又是特組組長呢!

手機在兜裡跳動著,蘇研低頭,打開手機看了眼,唇角瞬間勾上一抹無奈。

顧北風的車也到了。

就在距離他的車輛不遠處。

纖瘦細長的手指,捏著手機轉了幾圈,眉眼又狂又野。

很難惹的那種。

“小風,你不打算下車看看麼?”周舟坐在副駕駛,挑眉問她。

這祖宗,全身都壓著一種匪氣……隨時都能衝出來的那種。

“不去,我有傷。哥哥不讓打架。”

背上的傷還未曾好徹底,顧北風隻聽哥哥的話,反正可乖了。

周舟:……

可真是冇眼看。

抹一把臉:“那蘇研身上也有傷。”

“唔,已經好了大半了。”顧北風說,想到什麼,她捏在指間的手機又略略一頓,“這是他的要求。落水狗,總要親自打一頓,才能解恨吧。”

主要是……哼,她嫌臟。

她的小鞋鞋這麼合腳,總不能踩了臟東西之後,就直接扔了吧?

她這麼窮,要給哥哥省錢,不能浪費的。

“你可真行……”周舟無語的看著她,又不知道說什麼好。

但,這樣的顧北風,也是她願意看到的。

有喜有怒,有樂有悲……像極了人。

“篤篤。”

車窗被敲響,顧北風按下開關,黑龍的腦袋順著爬了進來,很是高興的說:“小月亮,我要上車。”

顧北風點點頭,解開車鎖。

下一秒,黑龍拉開車門衝上去,狠狠憋了一口氣,又吐出之後,立馬告狀:“小月亮!你那個師兄太不要臉了……”

叭啦叭啦叭啦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