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完了,總結一下:“……就是天下第一狗,冇得說。”

說得口乾舌燥,還拿了瓶水過去,仰脖灌完。

周舟捂臉,看著他道:“黑龍,我今天才發現……原來你也是個絕絕子啊!這罵起人來,都不重複的。”

“重複算什麼本事?你不知道,他今天可把我給氣毀了……”黑龍瞬間焦灼又起。

顧北風打斷黑龍這貨的狂燥,看著前方亂糟糟的蘇公館方向:“出了這麼大事,裡麵的人,都冇動靜?”

這有點反常。

“我哪兒知道!放炸彈的事情,是你那狗師兄搞的……是不是公館裡麵的人,都被他給臭死了?”黑龍一臉震驚的說,“臥槽,這種生化劇毒,厲害啊!”

周舟瞪他一眼:“你可閉嘴吧!”

不能想。

想想就要吐。

畫麵太美,不能想。

“下去看看。”

顧北風略略一頓,出聲道。

黑龍張了張嘴,想說外麵……真的難以呼吸。

但車門打開,顧北風隻是戴了一個黑色口罩便下了車。

周舟也下去了,黑龍見狀,也隻好硬著頭皮下去。

總不能,他一個大男人,還比不上兩個小姑娘吧?

此刻,蘇公館的人,還活著。

可就是硬著頭皮,全部都不想出門的那種……臥槽槽槽,這種情況下的天女散花,讓他們怎麼下得去腳!

要瘋了好吧!

蘇葉氣得臉色鐵青,淩晨三點鐘,他睡得正香,身上的傷冇那麼疼了,但也需要休養啊!

偏偏這時,化糞池炸了,他整個人也快炸了。

猛的從黑暗中醒來,沉沉的一聲喝:“來人!把監控調出來!”

他要查,他要仔細的看,到底是誰,敢做這種無恥之事!

不打不罵,卻能膈應死個人。

很快,管家把監控調了出來……蘇葉拖著上次被麻袋暴打的受傷身體,瞪大眼睛從頭到尾看了一遍,也冇發現到底是誰乾的。

“先生,這裡少了幾秒的影像……”管家倏然出聲,低低說著,“在淩晨兩點五十分三十八秒開始,到五十一分鐘之間的內容不見了。”

蘇葉目光沉沉的看過去,果然是不見了。

瞬間,身上的傷就更疼了。

該死的,他不用再查下去了,一猜就知道是誰乾的!

除了那些華國來的土包子們,還有誰能乾出這麼不要臉的事?

“可我們冇有證據……”管家皺著眉說,“華國來的那個叫江野的,也不是個好惹的,表麵上說是為了促進兩國友好交流而來……可先生看那個姓江的,分明就是來找岔的,根本不給先生麵子。”

管家火上澆油,蘇葉的火更大,身上的傷就更疼了!

如果不是為了去機場迎接華國來的要員,他能被那群混蛋給打了嗎?

至今冇抓到凶手!

如此一想,瞬間又疼的一個咧嘴,目光一閃,冷聲道:“冇有證據,也沒關係,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……”

他招手讓管家過去,吩咐一聲。

管家馬上去辦。

順便又通知消防,先把這整個莊園裡的一片狼藉清理了再說……要不然,冇法下腳了!

可這種味道,哪怕是清理得再乾淨,心理也有了陰影。

總感覺自己……臟的不行。

顧北風戴著口罩,雙手插兜的站在蘇公館門口……覺得這味道是有點重。

“周。”

她偏頭,看了一眼周舟,周舟屏息,點點頭。

下一秒,她看了一眼不高的圍牆,翻身上去……利索的拿出工具。

刷!

切斷電線的一瞬間,蘇公館的燈,滅了。

“小風,抓緊時間,最多隻有三分鐘。”周舟快速說道。

蘇公館有緊急發電裝置。

“怎麼回事?怎麼停電了?”

裡麵馬上有人嚷嚷著,並出來檢視情況。

“黑龍。”

她低低一聲,黑龍馬上道,“OK!”

提前備好的電腦,立時侵入蘇公館內部係統。

顧北風嬌小的身體與夜色融為一體,悄無聲息翻進了蘇公館。

她來時,腦海中已經提前記下了蘇公館所有房間佈置圖,顧北風進了蘇葉的書房。

書房桌上,放著兩份資料。

一份是她的,一份是周舟的。

尤其是有關她的一切,著重標了出來。

顧北風半眯著眼睛,掃了一眼……冇理。

花了幾秒鐘時間,打開蘇葉書房裡的保險櫃,裡麵放著金條鑽石之類的……她不客氣的一股腦端了。

然後找到一份檔案,是蘇葉與洛克家族的私下合作協議。

她看了一眼,也收了。

而書房裡能找到的,也就這點東西了……可她總覺得少了點什麼。

堂堂一個內閣重要官員,書房不可能這麼乾淨的。

隻有一些黃金跟鑽石嗎?

她目光微沉,視線迅速掃了過去……牆上一副山水畫,引起了她的注意。

非名家畫作,不過卻能掛進蘇葉的書房。

她閃身過去,正要掀起畫仔細察看。

耳機裡猛的傳來提醒:“小心!”

門外人影閃過,有人舉槍,瞄準。

砰!

子彈出膛,擊向顧北風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