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嬌小的身影微晃,瞬間躲過。

書房的燈,“刷”的一下跟著亮起。

外麵的保鏢聽到槍聲,也顧不得滿地狼藉,踩著腳下的汙水,迅速衝了過來。

“快撤!電力已經恢複,報警係統已經開啟!”黑龍急聲說道。

周舟從牆頭落下,翻手從腰間摸出兩把槍,“砰砰”開著,吸引裡麵保鏢的注意。

黑龍快速指揮著撤離路線……顧北風漆黑眸看向牆上的畫,忽的翻身過去,一把扯掉那副畫。

在畫的後麵,果然有一處機關,特彆明顯。

顧北風深吸口氣,在最快的時間內做出決定,正要暴力破壞機關……刷!

無數紅光散出,像是天羅地網,把顧北風困在裡麵。

顧北風目光一沉,隨手扔出書桌上一本書。

扔成的書被紅光切割成碎片。

與此同時,外麵的保鏢衝進來,無數隻槍口對準了她。

顧北風凝眉,按著耳朵,快速說道:“撤!”

黑龍與周舟對視一眼,兩人快速收手,衝向夜色中黑色的車輛。

“出事了。”

“情況不對!”

上車的一瞬間,兩人同時說道,裡麵突然響起瘋狂的槍聲。

“殺了她!”

蘇公館的管家衝進來,大聲叫著,“先生有令,殺了她!”

所有槍支,開火。

顧北風一腳踢翻書桌,彎腰躲在後麵。

木桌被打得砰砰作響。

她冷靜的抿唇,掌間摸出一把銀針……突然揚手散出!

唔!

有幾名保鏢躲閃不及,被刺中,很快動彈不得。

槍聲略頓的瞬間,顧北風縱身而出,腳踩著牆壁,跟武林高手一樣……以極快的身法,從紅外線上空撲出。

砰!

又是一槍。

顧北風身形一顫,向下跌落。

說時遲,那時快。

密閉的窗戶猛然間砸開,紅外線猛的關閉。

顧北風落地的瞬間,有人從窗子衝進來,一把撈起她嬌小的身子,反手幾槍,將保鏢打退。

血,滴了下來。

顧北風抬眼看,伸手把自己的血接住。

一絲痕跡都不能留。

“還能堅持嗎?”

低低的男音在耳邊說著,顧北風點點頭,全身放鬆,信任著他:“還好。”

忽的拍開男人又衝了回去,一槍破壞機關,見裡麵放著一隻小小的盒子,顧北風直接扣到手中,又閃身過來,“哥哥,走!”

“回去再跟你算帳。”

男人看著這一幕,氣得不行。

但,自己寵的祖宗,還是要寵下去的……大手摟了腰,護著她衝出書房。

在這一瞬間,院子裡的探照燈,全部都亮起。

一排排士-兵,列隊守在院中,像是守株待兔一樣,與兩人正麵相對!

“放下我。”顧北風出聲。

男人看了看她:“你乖一點就行。”

都已經受傷了,還逞什麼能?

幾乎是瞬間,身後被打傷的保鏢也跌跌撞撞的衝了出來,與外麵的士-兵一起,把兩人圍住。

漆黑的夜,充滿了肅殺的味道。

如果不是這滿院的臭味,還真有一種鐵血末路的感覺。

孤軍奮戰,也不過如此。

“放我下去!”

顧北風再次說道。

江野終於把她放了下來。

她手臂受傷,左手抬不起來。

落地的瞬間,她撕了條衣服,把受傷的手臂,用力的纏了起來,嗓間裡壓著冷冷的戾氣:“哥哥,你不該來的。”

他的身份,不適合。

“說什麼傻話。”

江野鼻間嗅著她身的血氣,漆黑的眼底一片冷銳的寒意翻滾,“敢傷你……我也冇打算放過他。”

顧北風抬頭,看著麵前的男人。

一身黑色的夜行衣,把身上包得挺嚴實。

臉上冇有蒙麵,卻戴了一頂關公的紅臉麵具……更加顯得有種說不出的詭異。

顧北風吸了吸鼻子,心好軟呀……但目光依然冰冷:“要殺他,我一個人足夠。隻是……”

她想要查清一些東西。

“啪。”

腦門被輕彈一下,“你要做什麼,隻管去做。可是,有危險了,還不讓哥哥上,你當哥哥是死的麼?”

知道這小東西膽子大,也野。

江野也一路跟著來了。

可也真冇想到……一個人就敢闖蘇公館,不要命了嗎?

想想書房裡的那些個殺人不見血的佈置,江野頓時後怕的緊。

若是他再晚來一些,她是不是就要被切割分屍了?

“都什麼時候了,還有功夫談情說愛?”高高在上的蘇葉一聲冷笑……但很快,這聲冷笑,又被風中嗆來的臭味,給差點熏吐了。

他做了一個yue的動作,目光死死盯著江野臉上那個麵具:“抓住他們!死活不論!”

隻要一看到這種該死的麵具,他全身都疼。

全部士-兵,都舉著槍,向著兩人慢慢合攏而來。

江野看著。

像是無所畏懼。

裝在兜裡的手機,嗡的響了一下,江野笑了。

筆直的長腿,在血色的夜中,越發顯得冷硬,且不好惹。

像是隨時能衝出去,一腳踹死蘇葉。

與此同時,他滿身的匪氣也於瞬間拉滿。

“讓開,或者,死。”

淡淡的聲音從嗓間溢位,男人的視線移開,看向門口方向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