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哎,讓讓,讓讓,麻煩都讓讓。兄弟們都借個道啊,要不然,我們的傢夥什萬一不好使,傷著你們可就不好了。”

門口忽的一陣騷亂。

一群臉上戴麵具的人衝了進來。

而跟著他們一起衝進來的……居然是早早就已經過來的蘇研帶領的特組人員。

但眼下這些特組人員,卻個個都像是被雷劈了一樣,定在原地,傻的不行。

臥槽槽槽!

這些人手中,哪裡來的……這種武器?!

“組長……”

有人啞聲問道,目光裡帶著狐疑。

他們來的早,先派了兩人進入蘇公館……但現在,那兩人早就偷偷摸摸又出來了,這會兒正站在蘇研身後,一臉正義的表情,特彆的嚴肅。

“彆問,問就是我也不知道。”蘇研抽了抽唇,又硬生生的咳了一聲,極度虛弱的說,“抱歉,身體不好,也惹不起。”

這話音不高不低,全場的人都聽到了。

顧北風頓時挑眉,看向蘇研,蘇研假裝看向四周……飛快的與她視線交彙,且傳遞了什麼資訊。

蘇葉攥緊了拳,冰冷的視線掃過這個打不死的好侄兒,冷聲說道:“蘇研,你也是蘇家子孫,更是A國特組成員!你就眼看著,身為A國要員的親叔叔,被這些該死的老鼠給侮辱嗎?”

蘇研站在門口,與那些戴麵具的人麵麵相覷,好半會兒,才無奈的雙手一攤,說道:“叔叔說哪裡話,我是那種人嗎?可這些人手中的武器,您也看到了……這是生化武器。一旦出手,寸草不生。叔叔,人命關天啊,您好好想想,真要為了抓這麼兩個人,就把所有人的命,置之不理麼?”

義正詞嚴。

好一個一口一句的“叔叔”“叔叔。”

蘇葉深吸一口氣,又深吸一口氣。

總覺得這一聲聲的“叔叔”,能把他叫暈過去。

“蘇先生,自家孩子亂跑,不小心串個門,驚動了蘇先生……實在是抱歉。不過,蘇先生要不讓走,可能也不太行。”

江野挺狂的聲音,淡淡而起,全身上下都拉出了一股匪勁,“今天,我是必須要從這裡出去的。蘇先生要攔,也可以……那就,我帶著手下這幫兄弟,打出去吧!”

“打!”

他話音落下,一群兄弟放聲大吼。

吼得那個驚天動地。

十來個人,硬生生吼出了一種正規軍的氣勢。

原先A國的士-兵,則是看著這突然的一幕,集體傻了眼。

臥槽!

……武器不對等,這還怎麼打?

對方好像除了生化武器,還一人抱了一隻火箭筒……這簡直就是滿場的王者虐青銅。

他們還冇打,這腿就先軟了。

“叔叔。索性這宅子裡也冇什麼損失,今天的事情,要不就當是一個誤會。讓他們走?”蘇研糾結一下,很是認真的建議道,“好漢不吃眼前虧,叔叔,放人吧!”

他話落,就站到了一邊。

態度表現得很明白……他不想死,他組裡的這些人,名字叫得響亮,什麼特組成員,但,誰還不是爹生娘養的?

也個個都是寶貝。

傷一個他都心疼。

死一個,他能拚命!

“讓開!”

蘇葉目光變幻,形勢比人強,終是屈辱的下達了命令。

眼睜睜看著那兩個人,大搖大擺的從他眼皮子底下走過,出了門,上了車。

氣得眼前發黑,心臟病都要犯了。

上車的一瞬間,司機把麵具摘了下來,扭頭看過來,笑著道:“頭兒,小嫂子。”

是風二。

江野也摘了麵具,漆黑的眼底,盛著如暴風雨一般的狂。

一手握著小姑娘微涼的手,抬眸向外掃過一眼:“動手!”

這一記命令發出,剛剛撤出蘇公館的風一,唇角忽然的起:“蘇先生,我們家主子說了,這大晚上的折騰一次也挺不容易的,不如,就給蘇先生留個紀唸吧。”

話落,火箭筒猛的發射。

直衝著站在高處的蘇葉而去。

“先生小心!”

保鏢大叫,猛的撲過去,一把抱了蘇葉在地上翻滾,堪堪避開正麵火力。

火光擦著頭皮過去,“轟”的一聲,將身後的三層小公館炸得塵土飛揚,地動山搖。

像是少女被斬了首,像是壯漢被掏了心。

雖然冇有死亡,但,剛剛還精緻古樸的蘇公館,瞬間變得連乞丐窩都不如。

江野這方的人,撤得乾淨利索,一瞬間的功夫,

所有人全撤。

蘇研撤得更快。

能親眼看到蘇葉的狼狽,他比任何人都痛快!

被火箭筒的威力波及到的,也就隻有蘇葉的人。

包括他自己。

直接被保鏢撲在地上……然後那張老臉蹭在粗粗的地上,瞬間擦出一道血痕。

破了相了!

身後火光沖天,車輛疾馳而出,江野低頭看著自家懷裡膽大包天的小姑娘:“去醫院。”

“不去。”她想看看那個抓出來的盒子是什麼。

“由不得你。”

江野目光冷沉而下,一把提起她,跨坐在腿間,火熱的唇,猛的壓下。

誒呀,我的親哥啊……你,就算是很急,也不要這樣子的嘛!

風二瞬間覺得好撐,不敢再看。

迅速把中間的擋板升起。

江野這一吻,帶著怒火,帶著憐惜,帶著心疼。

“原本以為你隻是來看看,冇想到,你膽子可真是出奇的大……那蘇葉在A國盤桓多年,能冇點本事嗎?你一個人就敢闖蘇公館!”

小姑娘被親得懵了頭。

這會兒雖然放開了,但呆呆的發現……哥哥的唇角亮晶晶的。

誒呀呀,這是,拉絲了呀。

小臉好紅。

又想讒哥哥了。

掙紮一下,也不敢硬來了,小小聲的說:“哥哥,我有把握能全身而退的。”

“退?你拿什麼退,命嗎?如果不是我去的及時,你早被鐳射切割分屍了!”江野冷冷的說。

覺得這小祖宗,不收拾一下不行了。

“那肯定不會的啊!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鐳射,我有辦法的。”察覺到男人的情續不對,顧北風迅速說道。

然後,小屁屁上忽然就捱了一巴掌。

男人冷著臉,翻過來打……打了幾下之後,顧北風終於反應過來,委屈又羞恥。

怎……怎麼可以打屁屁?

“哇”的一聲哭了,邊哭邊嚎:“我,我又不是故意的……我還拿了東西回來。”

說到那個東西,顧北風連忙又拿出來,獻寶似的舉起。

男人打開的瞬間,全身血液,猛然間凍住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