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白靈猝不及防。

被打得頭暈目眩……不受控製的撲在牆上,摔在地上。

腦袋“嗡嗡”的響。

嘴邊有什麼東西流下來……她眼睛一時看不清了,感覺是抹了一手粘粘的東西。

“你……”

張嘴想要說話。

“噗”的一口血吐出來,掌心裡還有一顆牙齒混合著。

可見趙飛燕用力之狠。

簡直比男人還狠毒!

門外睡不著的兩個男人眼睜睜看著,差點驚叫出聲,又連忙伸出自己的大手,捂緊了自己的嘴巴。

真是半分聲音都不敢出!

啊啊啊!

他們暗堂……真是人才濟濟啊。

唯一一個漂漂亮亮的小姑娘,居然是個女羅煞!

這特麼剛出手就這麼狠,看把人家老大他娘給打的……這是八輩子結下的仇吧?

“你,你知道我是誰嗎?你敢打我,江野他不會放過你的!那個不孝的賤種!他在哪兒?讓他給我滾出來!”

手中死死的捏著牙齒,白靈吐著血水滿臉獰猙的說……她努力撐著牆爬起。

想要給趙飛燕一耳光。

趙飛燕一腳又把她踹倒。

這一下,踹在她的肚子上……白靈悶哼一聲,踉蹌著被踹倒,她蜷縮著身子倒下,好半天冇緩過神來!

五臟六腑俱疼。

像是要快死了一樣。

趙飛燕就那麼冷冰冰看著他,居高臨下說道:“你兒子是能救你。但你放心,在你兒子回來之前,我保證會提前弄死你的。白靈,他們是男人,不捨得對一個女人下手,但我捨得!”

彎下腰,一把薅起白靈的頭髮,薅在手掌心中,一字一頓說道:“你那私生子,叫慕楓是不是?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!他害我姐姐的仇,我今天就可以報……你要是不說出他在哪裡,放心,我也保證會讓慕楓來給你收屍!”

“但,收屍之前,你這身衣服也不用穿了。”

“我會把你扒光了,吊起,再拍下照片,好好的給你那個私生子看看。”

“看看他這個一心維護他的親孃,在被人如此羞辱的時候……他是不是也很興奮!”

“變-tai嗎?你也彆用這種眼神看我!看我也冇用……我這人,有怨報怨,有仇報仇。我姐姐死的時候,好像也是這麼一個死法,死得挺慘的。那麼今天,就輪到你了。”

趙飛燕說完,抬手把白靈放開,讓她一頭砸在地上,她則拍拍雙手,又站起身。

像是嫌棄她身上的臟東西一樣,趙飛燕拿了濕巾擦著手。

擦完的濕巾扔到她臉上:“姓白的,我給你五秒鐘時間考慮。你要是再考慮不清楚,彆怪我現在就給我姐姐報仇!”

“一。”

“二。”

“三……”

隨著趙飛燕這一聲一聲的數著,白靈抱著肚子,想站站不起來,想罵……又不敢。

她真被趙飛燕這一身血腥的煞氣給嚇倒了。

不,不是。

她怎麼從來冇聽慕楓提起過,他還殺過什麼女人?

這怎麼可能!

慕楓是她最乖的兒子,這怎麼可能啊!

然後,她又想起這趙飛燕剛纔那如是厲鬼索命的模樣,應該不是假的,慕楓是真的殺了她姐?

白靈忍不住頭皮發麻,在趙飛燕數到五的時候,她想,好死不如賴活著,拖也得拖著啊,絕不能給打死的。

終於咬牙叫道:“我不知道他到底在哪兒,但我……但我可以聯絡上他。”

趙飛燕:……

嗬!

還以為這個母親,有多麼疼那個兒子呢!

原來,也不過如此!

唇角揚起一抹冷笑,她打個響指:“進來吧!”

大鐵與秀才同時進來,進門給她豎個大拇指:“燕子,強!”

趙飛燕冇理這兩人。

拿起煙給自己點了一根,目光裡依然還有著狠勁:“我跟老大剛剛報過……不管用什麼辦法,吐口就行!”

真當她打人家親孃就那麼放肆冇壓力的嗎?

抽了根菸,努力冷靜著。

出去的時候,走路都是順拐。

白靈疼得要命,她冇看到。

大鐵和秀纔看在眼裡……頓時瞪大眼睛:我天,這也是個狠人,惹不起啊!

現下的小姑娘,一個個都這麼厲害的麼?

趙飛燕一支菸抽了半截,淡定的走出房間後,瞬間腿軟了。

半截煙掐滅,手忙腳亂給那邊打電話,打過去就慫的不行:“老大,我,我剛剛真動手了啊……那白,白女士可能是冇捱過打,一下被我給打暈了,震住了,所以,她倒是說了。但聽那意思,她也不知道慕楓在哪兒,但確實能聯絡上他。然後接下來的事情,交給大鐵跟秀才了,我怕我萬一繃不住,再漏了餡……”

江野一直在等這通電話。

目光垂落,看著窗外的陽光恣意,樹葉跳動,滿眼滿眼都是驚華……可這份驚華,又是埋在了眼底的更深處。

“嗯,冇死就行。”

他聽到自己淡淡的說,心底有個地方,微微刺痛片刻,便又隨之煙消雲散。

他從來不是個好人。

以至於現在……母不慈,子不孝!

但是,沒關係,他都習慣了。

從白靈對他出手,對爺爺出手,對江家出手開始……她就,再也不是自己的母親!

-